×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挖贝网> A股> 详情

博瑞医药:速仿瑞德西韦仅是成名作 曾因养鱼引争议的化学神童实力不俗

2020/2/12 18:36:50      博瑞医药 黄伟

正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全国人民期盼“解药”之际,上市近4个月的科创板企业博瑞医药(688166)2月12日发布公告称近日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并已批量生产。

面对突如其来、石破天惊的大利好,市场给出一字板涨停,媒体遍布各种喜报新闻。

不过,挖贝网发现,截至2月11日,博瑞医药(688166)在本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导致的医药股大行情中几乎没有建树,自2月3日开市以来没有一个涨停板,股价仅从38.30元小幅上涨至43.43元,而同为仿制药企业的博通股份(300363)则豪夺6个涨停板,几近翻倍。

可见市场一直对博瑞医药的实力并不认可,这次博瑞医药的爆炸性突破完全出乎所有市场投资者的意料之外,说是“意外逆袭”实至名归。

博瑞医药到底是一家什么底色的企业?为什么此前不受市场看好?

“带病”急上市,信披存瑕疵

虽然在科创板上市,但博瑞医药并非一家新兴高科技医药公司,它成立于2001年。正如上市时媒体评价,博瑞医药知名度不高,对医药行业不太了解的投资者,可能还以为这家企业是医药行业内的一支新军。

2019年11月8日,主营高技术壁垒的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业务的博瑞医药正式在科创板挂牌上市,距离其创立已整整18年。

但就是这样的“艰难”上市,还遭遇了不少的争议。

2019年9月18日,金证研网站报道《大客户甘当冤大头 博瑞医药“带病”上市如何“说好不哭”》,该文爆料实际上博瑞医药早已问题缠身,2018年业绩增速下滑,营收增长或靠赊销;研发“伙伴”身兼客户,甘当“冤大头”;前五供应商存在资质吊销、环保“踩雷”、产品质量存疑等“黑历史”;先后递交的两版招股书中,前五供应商采购额前后“矛盾”;土地使用权价值疑“注水”等。

2020年1月,博瑞医药(SH:688166)刚刚上市两个多月,旗下全资子公司博瑞生物医药泰兴市有限公司即因拖欠施工欠款遭南通通博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通博公司”)起诉,通博公司请求判令博瑞泰兴向其支付未付工程款约2258.94万元及违约金约104.2万元。而且据中国网财经报道,博瑞医药招股书仅披露了最近一期末公司应付账款前五名债权人具体情况,并未涉及通博公司的2258.94万元工程款。

创始人沉迷养锦鲤玩物丧志?

除了公司治理方面的瑕疵,博瑞医药还有一个有趣的争议点。

2019年10月18日,据《市界》报道,登陆科创板在即的博瑞医药因为创始人、实控人袁建栋斥资3228.5万元购买锦鲤引发关注,有读者在评论区留言:“这样的玩家能把企业发展管理好吗?管理层如果同意他的企业上市,那是对IPO的极端不负责任!!”部分投资者无外乎是担心袁建栋玩物丧志、疏于科研和经营。

此前,作为博瑞医药的保荐机构,民生证券发布了《关于博瑞生物医药(苏州)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发行注册环节反馈意见落实函的回复》,回复了此前一日证监会、上交所关于博瑞医药实控人巨资购买锦鲤的情况。

袁建栋共拥有成形锦鲤鱼212条,曾经在国际国内多项锦鲤鱼评比中曾多次获奖,并曾获得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签发的奖状。同时,袁建栋还担任休闲垂钓协会锦鲤爱好者分会(国鲤会)执行会长,在相关领域内具有一定地位。

民生证券的回复函称,名贵的锦鲤鱼拍卖价格可达千万人民币,袁建栋拥有多条名贵锦鲤鱼。

保荐机构认为:袁建栋的观赏鱼爱好相关支出具有真实的交易背景,其拥有的观赏鱼具有较高的市场价值,超过其报告期内在观赏鱼领域的累计投入金额。报告期内,袁建栋在观赏鱼领域支出的相关个人资金不存在直接或通过任何相关安排间接流入发行人客户或供应商的情形。

最终,该争议点没有影响博瑞医药上市进程。

化学“神童”海归创业,实力不容小视

虽然博瑞医药颇多争议,但是哪一个成功企业没有争议,成功企业家有所业余雅好何尝不可?关键是,企业和企业家有不有市场竞争实力。

创始人、董事长袁建栋在医药圈是一个颇为低调的企业家,但他拥有足以证明实力的学霸传奇。

早在高二时,袁建栋就获得了全国奥林匹克化学竞赛一等奖,并在次年被保送至北京大学化学系。1993年在北京大学毕业后选择出国深造,在美国求学和工作近10年之后,2001年他像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等企业家一样毅然地选择回国创业,投资创办了博瑞生物医药技术(苏州)有限公司。

2019年10月25日,博瑞医药举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网上投资者交流会,董事长、总经理袁建栋宣布:“博瑞医药是一家研发驱动、参与国际竞争的化学制药全产业链产品和技术平台型企业,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领先的创新型高端化学制药公司”。

长久以来,博瑞医药虽然也有一些创新药专利,但因为仿制能力更加突出而被贴上了“高难度仿制药专家”的标签。

博瑞医药招股书显示,公司在仿制药研发方面,在多手性合成和发酵半合成领域实现了一系列市场相对稀缺、技术难度较高的药物的仿制。如具有巨大市场想像空间的抗流感药物奥司他韦、堪称化药合成界“珠穆朗玛峰”的艾日布林、国内外目前均未有仿制药上市的抗癌药曲贝替定、在国内需求大但渗透率低的静脉注射用铁剂等40多种高端化学药物的核心生产技术。

然而,仿制毕竟只是仿制,为什么不能更多自主创新让别人去仿制?

在经济学上,模仿虽然也是相对于本国的落后技术水平的一种创新,不过这种相对创新距离“全球领先的创新型高端化学制药公司”目标显然还有相当距离,只有成为瑞德西韦发明者美国吉利德公司那样的企业,才能真正称得上“全球领先的创新型高端化学制药公司”。

显然,这一次火速仿制成功瑞德西韦使得一向低调的博瑞医药和袁建栋一夜成名,从此将不可避免地置身于媒体聚光灯下,也将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

品牌影响力的大幅提升和资本的追捧能否成为博瑞医药崛起的号角,投资者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