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型企业投资再升温:重获资本青睐

2012/12/28 09:45     

风投与高科技企业的结合,曾被业内人士誉为“最佳联姻”。虽然在金融危机时期,风投曾一度转向农业等传统产业,冷落了高科技企业,但近年来,科技型企业的投资风再起。记者采访了解到,今年以来,不少高科技企业再次获得风投垂青。

当下,怎样的项目更容易找到风投?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副总裁、合伙人杨飞的回答是,拥有技术引领下的新型商务模式的公司。吸引风投的主要是企业的商业模式,即在该模式的引导下,公司是否能持续盈利。不过,现在,最好加上技术。“因为技术就代表一定的门槛。大市场、少人能做,才可以;如果市场小,很多人可以做,那就肯定不行。”

科技型企业的发展对当下中国经济的转型非常重要,科技金融的发展也就至关重要。然而,在广东,不少科技型中小企业为家族企业,家族管理色彩浓厚,产权不清晰,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让不少风投望“投”却步。

对此,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指出:“企业应该要进行股份制改造,即便上不了市,家族企业的色彩也会变淡和消失。企业按照中国证监会的‘天书’进行标准化改造,这是进行科技金融的前提,也是企业做强、做大的前提。”

科技企业重获资本青睐

□赢周刊记者 刘欢

科技企业再成香饽饽

最近,一直关注中国市场的IDG资本投资了一家研制石墨烯的福建公司。据了解,石墨烯是一种由碳原子构成的单层片状结构的新材料,属于已知材料中最薄的一种,牢固坚硬,在室温下传递电子的速度比已知导体还快。因为石墨烯的电阻率极低,电子迁移的速度极快,因此未来可能会用来发展出更薄、导电速度更快的新一代电子元件或晶体管。由于石墨烯还是一种透明的、良好的导体,也适合用来制造透明触控屏幕、光板,甚至是太阳能电池。

“这非常难做。不是科学家,做不出来。但做出来后,用途就非常宽。”杨飞说。“IDG投资基本上是‘全行业覆盖,大小通吃’。我们投资过很多创新型企业,绝大部分都是海归等高端人士创业的。投资留学生项目的比例一直很高,基本上占到一半左右。高端的人才很能吸引我们去投资。”

“最近,我们在佛山、泉州、上海也都有比较大的行动。(我们)有发现一些高端的、值得投资的人才。有的项目是留学生创业的,也有的是把留学生的研究成果转化过来的。”杨飞说。

刚成立不到两年的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陌陌科技”)今年也完成了由两家著名投资机构领投的B轮融资,估值约为1亿美元。此前来自于经纬创投[微博]及紫辉投资的A轮融资,金额也有数百万美元。

陌陌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移动互联网业务的公司。“让陌生人不再陌生”,是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社交工具,与“微信”的功能有些类似。人们通过“陌陌”,可以认识到周围任意范围内的陌生人,查看对方的个人信息和位置,免费发送短信、语音、照片及精准的地理位置,继而将网络关系转换为线下的真实关系,拓展人们社交圈。截至今年8月,“陌陌”用户数已突破1000万。陌陌科技创始人、前网易总编辑唐岩在微博中称:“1年,1000万!成绩满意吗?我很满意!”

广州市将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0年10月才开始搭建电商平台。据其技术总监黄宇翔介绍,该公司主要定位于女性产品,通过开发线下渠道加盟,然后根据渠道定制产品,搭建起加盟商与供货商的桥梁。由平台与产品供应商洽谈,并统一为加盟商铺货。这种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最近也在和数轮风投洽谈。

深圳日海通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专业开发、生产、销售通讯网络设备的高新技术企业,是国内最大的通信网络物理连接设备供应商。该公司也连续8年获得了来自IDG的投资。

“这是一个标准的制造行业,电器的物理连接设备,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大家都可以做,实际上两个门槛。一是技术,譬如光电转换等。二就是一体化的生产平台,属于精密制造领域。而这两方面,正是深圳日海的基本优势,所以它能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很高。”

不过,杨飞称,留学生创业还有很多不成熟和局限的地方,譬如资金的困难、团队技术的局限、组织架构的不合理等等。“这都是很重要的事情。高端人才创业还必须学会把先进技术和先进理念跟中国市场的结合起来,并且要执行起来。有一定的执行力才行。不然的话,机会依然会把握不住。”

高科技企业前景广阔

“科技企业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中国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小蕾近日在2012中国(广州)首届国际科技金融论坛上公开表示。

让左小蕾得出这个判断的是中国经济环境发生的变化。“经济增长函数告诉我们,经济短期增长是依靠资本和劳动力比例的匹配。现在,我们依靠资本、劳动力投入的产出比已经非常高了,差不多是两个百分点的投入,一个百分点的产出。而按照经济学规律,经济再要高度增长,技术进步、科技创新就将成为新的增长点。”

左小蕾称,中国企业要看到这种趋势。“现在,第三次科技革命已经拉开序幕,表现为高速网络以及新的能源结构。最近,一些美国的制造企业在回流。并不简单的是基于该国的经济危机,因为他们的制造业回流是没有劳动力比较优势的。但是,没有劳动力比较优势,可以有新的优势,那就是智能生产。加上美国液燃气开发等带来的新的能源结构可以降低其能源成本,回流后的美国制造业反而可以提升出新的竞争力。”

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称,如果过去生产一台汽车是四个小时,现在只需要两个小时,实际上是使得美国的劳动力成本变相降低了。这样的话,可能导致制造业从其他国家、新兴国家流向美国。

“这种趋势在汽车行业表现非常明显。如果延续这种趋势的话,将来,自己拥有核心技术,其他环节外包给中国的发展模式,将会被改写。如果我们不及时转型,可能变成‘温水煮青蛙’。未来,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非常重要,科技投融资也非常重要。”

中小企业应加强结构治理

不过,虽然科技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随着风险投资商对公司治理结构关注度的日益提升,不少科技型中小企业治理结构的混乱,颇让风投公司感到头疼。

有业内人士透露,在广东,不少科技型中小企业为家族企业,家族管理色彩浓厚,产权不清晰,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让风投望“投”却步。

有专家坦言,中小企业往往先天不足,比如其所有权与经营权从一开始就密不可分,因此很难拥有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而这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融资就只能是空想。而缺乏监管与风险控制是中小企业在公司治理问题上的首要“顽疾”。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应该包括股东大会、董事会、经理层、监事会等,尤其是在上市公司,结构更为清晰。但有些中小企业笃信血缘、不相信制度,这类企业的原始资本积累往往来自亲朋好友,很多情况下企业就是“家天下”。这类型企业在成长初期,由于决策、执行非常便捷,往往可以跑得飞快;但由于在管理上没有相应的预防和约束机制,一旦“掌门人”发生重大失误,后果将是致命的。

林江指出:“企业应该要进行股份制改造,即便上不了市,家族企业的色彩也会变淡和消失。企业按照中国证监会的‘天书’进行标准化改造,这是进行科技金融的前提,也是企业做强、做大的前提。”

林江认为,家族企业本身没什么不好,但是,如果不加强治理,家族企业在融资发展过程中可能面临更多的问题。“我们对企业进行调研,一方面发现企业融资需求非常高,而另一方面,企业连自己的经营战略、要求点在哪里都不清楚。一些家族企业没有办法能适应现在一些制度的要求,在新一轮科技创新中可能被淘汰。科技型企业需要大量的专家,如果家族企业不能按照约定俗成的规则出牌,就比较麻烦。应该引进非家族企业因素进来,对家族色彩进行摊薄。”

有些企业对风投的概念十分陌生,还有些企业寄希望通过“包装”来获得投资。对此,恒生行国际控股(香港)有限公司会董事长、广东天使会主要发起人侯秋生表示,风投十分容易甄别出披着“包装”外衣的企业。“不要依靠包装来忽悠投资人。因为你的包装就是我曾经失败的教训。我很清楚地看到你这个包装是我曾经失败的哪一个因素。我七八个项目投下来,基本上你所有的技法都大概清楚了。”

宜建立多层次投资平台

对企业而言,风投投资项目的不确定性,也让不少企业“摸不着北”。有企业反映,如果张三的企业获得了风投,那么李四的企业跟张三的企业条件差不多,是不是照样也能获得风投?如果不投,原因是什么?

杨飞表示,在每年举办的投资类高峰论坛中,约有7%的人能在这里面找一个合作伙伴,有1%的人可以找三个合作伙伴。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上市公司才几千家。风投不管怎么投,几年下来也只能投几家、几十家,远远不能满足中小企业融资的要求。现在的风投投资企业还是个体的现象,没有跟银行处理一般信用贷款没有什么区别,并没有成为一个科学的体系。不像银行对待房地产行业一样,有一个标准。”有企业如是说。

有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风险投资企业对成长(扩张)期的投资项目占比高达48.3%,而对“种子期”和“起步期”的投资项目占比仅为32.4%,尤其是对“种子期”的投资项目占比低至9.7%,投资金额仅占4.3%。

对于前期的科技企业,风投的投资热情普遍不太高。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主要是因为科技企业前阶段风险高,技术的不成熟很可能导致企业经营失败。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科技投资研究所副所长郭戎称,在创投业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一些机构对行业缺少认识,通过炒作概念募集资金,将大量投资置于中后期项目,造成一哄而上的恶性竞争。在外部环境降温和监管力度加大的条件下,能够进一步发展甚至生存下去的投资机构必须走向关注特定行业领域的精细化发展道路,也必须更加注重对项目投资后期的辅导与管理,通过设立专门的投资后期管理部门,或采取外包管理的形式,以增加自身的竞争能力。

左小蕾称,在投资界,最重要的是建立科技金融风险分摊的机制。“在硅谷,很多企业都不是一次性就创业成功的,最后都是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天使风险承受的能力比较强的,企业最开始的阶段得到天使资金的支持。天使资金的支持还不是一次给你就完了,有第一轮、第二轮、第三轮等等。企业发展到一定市场规模、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得到风险投资资金的支持。然后到了第三个阶段,也就是PE股权投资,也有第一轮、第二轮……”

左小蕾提醒,企业寻求资金不宜盲目。企业需要钱,但并不是有人给钱就行,还要看对方是不是对企业发展有帮助,是不是除了钱以外,还能给企业成长提供其他服务。

“我们现在市场还缺乏多层次融资平台,理念上还有些不太利于科技企业发展的做法比如没有太多人做风险和天使投资计划,做PE的也是比较希望做最后的阶段,也就是这个公司快要上市了,才介入。更甚至上市之后套利走人。企业上市本来是成长性的起点,不是终点。所以,应该建立起多层次的融资平台。把看上去有风险的东西通过创新性手段变成产品和服务,定价和收益是匹配的。这样能把高风险产品通过创新的办法分散到全社会,转移到对风险偏好的群体上。通过流程再造,对风险重新分配,让愿意承担风险的人承担风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