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翻新三板董秘修炼手册 “空中飞人”是日常

2016/05/26 14:32      中国网财经 王颖

这是新三板江湖里充满了传说的一群人,左手拿高薪,右手掌握各类关键信息,外能通达监管媒体投资人,内可应对股东高管员工层,仿佛三头六臂外兼十八般武艺的世外高手,神秘又引人好奇。

这群人,有个共同的身份——新三板挂牌公司董秘。

用新鼎资本董事长、“啃哥”张驰的话来说,新三板的董秘只能在新三板诞生并成长,方可保证企业发展的健康,而三板企业的董秘到底有何不同?连日来愈炒愈烈的分层行将尘埃落定,他们的工作又在发生怎样微妙的变化?

分层的黎明前夕,中国网财经记者近距离地走访了几家新三板挂牌公司的董秘,将众多的好奇与神秘层层剥茧而现。

“空中飞人”是日常

“可能现在在这里,下一步就飞到另一个城市了。这是常态。”威丝曼的董秘林振栋戏称自己为“空中飞人”。

作为新三板挂牌企业的董秘,林振栋每天的工作时间大约需要占用13个小时,由于公司处于创业初期,为了赢得更多投资人士的了解和青睐,林振栋一个月的时间往往均衡般割裂,十几日在北京,十几日在上海。

“常规的工作包括抓住大大小小的机会去路演,以及跟股东和行业内的专家去交流。”林振栋对中国网财经记者细数道。

这样的奔跑显然是有成效的,两个月下来,威丝曼的股价从8块拉到了13块。

“公司有融资计划的时候参加路演就会多,多的时候我在一个月内跑了三个地方的路演,出差的时间差不多一周半。”流金岁月的董秘徐文海向中国网财经记者提及。担任董秘一年多的时间,工作节奏一直处于相当紧张的状态,徐文海告诉记者,在公司申报挂牌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是在公司住了三个月,平均一周只回家一天。

“那时候赶上老婆生孩子,也只在医院陪了两天,剩下的时间都在工作。”至今回忆起来,徐文海神色中仍有歉疚。

“都是大同小异的。大部分董秘工作都会常常需要加班加点,持续到半夜十一二点是常态。” 泰安科技的董秘简健衡告诉记者,日常除了董秘的常规本职工作外,他还要常常参与挂牌公司间的董秘交流、互相走访,提到经常陪伴家人,他直言“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可能也就一个星期能和家人见一次面。”简健衡笑得颇有些无奈。

常规的信息披露,融资募资,对接媒体、监管层和投资者,组成了董秘们工作的大部分日常。某挂牌科技公司董秘王先生(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由于此前已有了创业板企业五年董秘的动作经历,因而应对起现在的三板董秘工作,显得轻车熟路。

“与A股的市场环境不同,新三板是新兴市场,挂牌企业数量众多,再眼尖的人也看不过来每一家企业,所以信息传递的效率稍显不足。这就要求挂牌公司的董秘主动去接洽投资者、媒体还有券商。”王先生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说,“我认为称职的董秘,一方面要做好资本运作,另一方面还要把资本运作切入到公司的运营中,不能脱节。”

黎明前哪敢“静悄悄”

但这个5月,因着“千呼万唤不出来”还偏偏声势浩大摧枯拉朽般雷声席卷的分层制度,董秘们的工作节奏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尽管连日来市场成交低迷,但董秘们却不敢随着这观望般的消沉而把工作也归诸寂静。

“最近分层临近,可能会把日常的工作放一放,逐步会更重视做市相关的工作,比如会更多去关注公司的新产品的产值以及利润,还有在二级市场的估值等等。”某股份公司董秘顾先生(化名)告诉记者,他所在的企业不久前刚刚完成协议转做市,今年可以努力达到创新层的指标,但并不笃定能否成功进入创新层。

“二级市场的市值、销量和利润是我比较紧张的,其他都是水到渠成。”顾先生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至于分层标准本身,倒并没有太紧张。

王先生也透露,最近的工作内容更关注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等财务指标:“还是希望能够进入创新层。”

“最近的工作重点就是怎么抓住进入创新层的风口,能够尽快规划出公司下一步的融资目标。”大概是由于确信流金岁月可以踩着标准二的门槛踏入创新层,徐文海的脸色显得相当气定神闲。

一早便放出风声会在五月落地的分层一直姗姗来迟,时间从月初渐行渐至月底,全网测试也已两轮过去,眼见最终名单呼之欲出,淡定的企业都是相似的,紧张的企业各有各的紧张。

对于林振栋来说,工作的节奏变化并不太大,现在的他,提到自己现下的工作,他用“独立”两个字来作形容,独立去路演,独立去跟机构沟通公司基本情况,独立做一些外宣工作:“对于公司来讲,基本的一些指标都是达标的,我们没有这方面的担心。让其他机构更多了解我们,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工作。”

去年10月泰安科技挂牌后,简健衡也一直没闲着,今年做了几次定增,过程中也通过微信推送,参加各类论坛、投融资活动以及路演等各种方式推动着企业宣传工作的进行。“三板的企业不对外宣传的话,投资者真的不会认识你。”简健衡这方面的意识非常清晰。

所以在分层前夕,简健衡的工作重心往企业宣传的方面更侧重了一些。

“除了严格按照主板企业的标准来做好信披等相关工作外,在对外路演、对接投资人以及宣传企业方面会加大力度。”

尘埃落定后,枕下仍有忧

随着五月底的期限日益趋近,翘首以待的各位董秘心里其实各自都了然门清,用顾先生的话说,“标准早就在那里,能不能达标,能不能进入创新层,其实大家心里大概都有数。”

近日有报道称,7000多家挂牌企业中,最终能达到创新层的或许最多只有1000有余,而中国网财经记者走访的准创新层企业中,无一不把工作重心放在了企业的外宣上。

“分层毕竟给了企业向投资人做价值传播时的支撑证据,相当于原来金字塔尖的那一波光芒现在能辐射到我们身上,”徐文海这样打着比方,“所以作为企业,也该以创新层作为切入点,向投资人推荐自己的硬实力和成长前景,不辜负这场聚光灯下的比肩。”

“对于能分到创新层的企业,未来的重点就是交易活跃问题,所以工作重心肯定专注于如何推广企业。”啃哥张驰如是分析,“除了面对投资机构,还要面对合格的投资人,也就是普通大众。”

张驰告诉记者,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