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层集体出走?新三板公司风险频暴露

2016/11/29 10:12      第一财经 周宏达

新三板市场进入监管年以来,一些挂牌公司老板跑路、高管出走、公司资金链断裂资产被冻结的情形屡屡曝光。少数企业在市场扩容初期挂牌较为容易,但如今隐藏起来风险开始逐步暴露。

上周五,新三板挂牌公司丰汇医学(831364)的主办券商方正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丰汇医学包括总经理、董秘、财务总监在内的五名公司高管集体向董事会提交辞职申请,公司基本账户、实控人卫君超的银行账户均被司法机关冻结,公司经营可能遭受不利影响。

有投资者表示,一旦遭遇黑天鹅事件,个人投资者除了割肉无法改变自己所处的被动局面,建议在退市政策中出台有效的保护条例,保证投资者的正当权益。

高管出走知名机构被套

周五晚间,新三板挂牌公司丰汇医学(831364)的主办券商方正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丰汇医学包括总经理、董秘、财务总监在内的五名公司高管集体向董事会提交辞职申请,公司经营可能遭受不利影响。

周三,上海丰汇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连续发布多份高管辞职公告,公司董事、总经理张凤荣,董事、副总经理梁望鸽,董事会秘书葛望舒,财务总监付海瑞,副总经理信炜五人共同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呈。 

公司问题的苗头早已出现,在过去半年里,因丰汇医学借款逾期涉及11起诉讼和8起仲裁,公司基本账户、实控人卫君超和关联方的银行账户均被司法机关查封和冻结。此外,公司实控人还因质押股份和占用公司资金收到了上海证监局监管函。

监管函显示,今年 1 月至 4月,卫君超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累计发生额为 1031 万元。截至 今年 9 月底,卫君超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 约1116万元尚未偿还。公司对资金占用事项未履行审议程序且未及时披露。此外,卫君超去年将其持有的公司32%的股份质押给自然人吴丙祥,直到今年9月才进行披露。

丰汇医学于2014年11月挂牌新三板,是一家临床诊断试剂生产销售商,属于生物医药类高科技企业。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营收达到1196万元,但亏损额也高达1000万元。

今年5月,公司通过定向增发募集资金1350万元,多家知名投资机构都是公司股东,深创投和旗下的浙江红土创投是公司第二和第三大股东,共持有公司16.8%的股份,东方汇智和上海德骏资产管理的基金产品分别持有3.6%和3.4%的股权。 

公司采取协议转让,今年6月停牌前的收盘位1.5元。方正证券警告称,丰汇医学目前仍涉及多项仲裁和诉讼尚无结论,此时多名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共同提出辞职申请将影响公司经营管理层的稳定性,甚至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因此主办券商特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一家专注新三板审计业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企业效益差、生存环境恶化与经济形势下行有关,本来就存在融资难的中小企业更面临资金链紧张, 

不过,他也表示,“在经济寒冬里企业最好的做法就是练好内功,别盲目扩张。严冬不是坏事,会冻死很多,大多数不优秀的企业和一部分一些优秀的企业会死掉,但活下来的能逆势上扬茁壮成长,才代表经济的未来。” 

市场进入风险集中暴露期

由于前期市场扩容速度过快,挂牌公司数量以每两个月1000家的速度跨越式增长,近来市场上的风险事件开始显现。实控人跑路、高管出走、负债累累、公司涉诉被冻结资产的情形屡屡发生。

上周五,新三板创新层企业银都传媒(430230)收到了主办券商东方花旗证券第七封风险提示公告,目前,银都传媒实际控制人夫妇已跑路境外,公司拖欠水电费、员工工资数月,两名监事已向董事会辞职,公司大额债务合计近5000万元,部分银行存款已遭司法机关冻结。

11月8日,做市企业、环保软件服务商华盛控股(430686)的主办券商长江证券警告公司涉及多项借款、担保诉讼,公司多个银行账户已被法院冻结,公司实际控制人盛义良持有的公司43%股权已全被司法冻结,如果原告申请强制执行,公司持续经营会受到严重影响,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随后不久,华盛控股副总经理和两名董事都递交了辞呈。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上周,今年以来至少有170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发布了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其中因不能偿还借款导致股权转让、实控人变更的案例并不少见。

上海一家券商机构业务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一些新三板企业是通过中介机构包装后挂牌的,本身其实主营业务不强、盈利较少。这些公司挂牌后往往融资困难,同时税收等各方面成本却在增加,有的股东为了挽回损失,就把股票进行质押,抱着“能还就还,还不上就不还了”的想法全身而退。 

前述会计所人士指出,“去年、前年新三板扩容初期,有一部分挂牌企业,按照现在的标准看,资质都是比较差的。” 

随着企业风险暴露,踩雷的投资者也面临浮亏。银都传媒挂牌以来共有三轮融资,总金额约9.6亿元,公司在本月停牌前股价跌到1.1元。华盛控股去年做市股价最高达到14.5元,但近两月来,公司股价跌破1元,沦为仙股。截至6月底,公司共有股东632户,其中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达到21%。

南山投资创始合伙人周运南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自今年证监会和股转加强对新三板严厉监管以来,新三板企业频频暴露出很多原来被隐藏起来的问题和风险,黑天鹅现象不断涌现,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都回受到影响。

他认为,投资机构一般是以定增的方式投资公司的,通常会设置对赌条款,一定程度上减少亏损的程度。但处于相对劣势地位的个人投资者,由于没有对赌协议托底,除了割肉基本无法去改变自己的被动局面。

今年11月,股转公司发布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终止挂牌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只要主办券商认定挂牌公司不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就构成了强制摘牌的条件。文件还指出,被强制摘牌的挂牌公司或者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以及挂牌公司的主办券商可以设立专门基金,对股东进行补偿。主办券商应当协助对摘牌公司的股东作出妥善安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