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IPO闯关又一年: 26家过会 带着500名集邮党齐飞

2017/12/29 09:35      王建鑫

证监会2017年第84次发审委会议昨日召开,到此今年IPO发审工作告一段落。这一年IPO是新三板最主流、最火热的概念,相当数量的一部分新三板公司向IPO发起各种尝试。

2017年,共有41家新三板公司IPO上会、新增360家公司开始上市辅导,截至12月28日,149家正在IPO排队、3家中止审查、17家终止审查。

今年,479家公司IPO申请获安排上发审会,其中41家为新三板挂牌企业或已摘牌企业,新三板上会项目占比8.56%。

从IPO申请的审核结果来看,剔除6家取消审核的公司, 2017年IPO过会率达到80.34%,而新三板IPO过会率仅为66.67%,低于整体水平。

今年新三板共有26家公司通过IPO审核,包括万隆股份、药石科技、福达合金、新产业4家已摘牌企业。申请在主板上市的有11家、中小板2家、创业板最多为13家。

从申报到上会,转板企业平均排队时间为451天,共有16家IPO快于平均水平。药石科技排队时间最短,从申报到上会仅用了187天,IPO速度较百华悦邦快了逾四倍。从2015年7月IPO申请获受理,到2017年11月上会,百华悦邦IPO共计用了两年多时间。

根据近三年及一期财务数据来看,26家过会公司年平均净利润接近8000万元。申请在主板上市的爱柯迪业绩“一骑绝尘”,报告期内年均盈利达到3.62亿元,凭一己之力拉高了平均水平。还有万马科技、药石科技、世纪天鸿等6家公司盈利水平一般,年均净利润低于3000万元。

  国金证券多失意:最多保荐项目 最低过会率

从全年数据看,25家保荐机构参与了41个新三板IPO项目。国金证券最勤奋,全年保荐新三板IPO项目数量最多,多达6个。但保荐项目成功率不如人意,仅有2家过会、3家被否,以及被暂缓表决,过会率仅有33%;中信建投以4个保荐项目排名第二,过会率达到75%。

新三板保荐项目“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有东海证券、东兴证券、广发证券、天风证券和兴业证券,这些保荐机构均手握一个新三板IPO项目,但却因各种情形未能过会。天风证券和兴业证券各自所保荐的族兴新材、捷昌驱动,均选择在临上会前一天取消审核。

对比之下,光大证券、国信证券、国元证券、西部证券所保荐的2个项目全获审核通过,从项目过会数看仅次于中信建投的3家,但从成本和收益比来说,是2017年新三板保荐机构妥妥的赢家。

 12家新三板公司IPO被否 失败率达29%

2017年发审委一共否决了95家公司IPO申请,其中12家为新三板公司,被否数量占新三板IPO项目的29.27%,新三板IPO失败率高于发审否决率(19.84%)。

今年7月12日,爱威科技首发申请未通过审核,成为今年首家新三板IPO被否企业,之后的每个月IPO否决名单中固定出现新三板公司。从单月被否数量看,上会企业数量最多的12月份,也产生最多的被否项目(4个)。

从被否IPO项目的拟上市板块来看,主板和创业板平分秋色,各有6个IPO申请项目被拒之门外;从被否原因看,持续经营能力、毛利率异常、关联交易问题是导致企业IPO失败的重要原因。

据解读君统计,钜泉光电、鸿禧能源、通领科技、宇邦新材被否原因都跟业绩下滑有关。以昨日被否的宇邦新材为例,发行人净利润从2014年便开始走下坡路,连续三年出现下滑,且下滑幅度逐期扩大。今年年上半年,宇邦新材净利润同比下滑超过40%。

  超500名集邮党的狂欢

随着新天药业过会,新三板第一批27名IPO集邮赢家诞生。新天药业是第一家有二级市场投资者买入之后成功IPO的挂牌公司,也是第一个对二级市场IPO集邮有参考意义的案例。

随后,阿科力、怡达化学、奥飞数据、福达合金(已摘牌)等过会企业也纷纷带着中小投资者齐飞。

最让集邮党振奋的还是,携带338名集邮党的科顺防水顺利过会。这也是新三板有史以来,携带最多集邮党到A股的企业。

此前,由于担心通过二级市场引入三类股东,以及担心股东人数超过200可能对IPO造成实质性障碍等问题,许多新三板拟IPO企业不敢放开流动性,大部分选择了协议转让。

而超300名集邮党的胜利再次强力验证了集邮策略的赚钱效应,为不少坚持IPO集邮的投资者打了鸡血。

然而,并不是每位集邮党都是如此幸运。在另一梯队,集邮党们只能默默关灯吃面。

7月31日,背负着162名集邮党希望的泰达新材,最终未能成功过会。集邮党第一次集体梦碎。而后12月19日,备受关注的扶贫概念股金丹科技上会,其股价曾在43天内疯涨300%,213名集邮党欲搭乘这趟IPO快车,然而最终金丹科技被否。

与泰达新材、金丹科技的集邮者一样扎心的还有耐普矿机和顺博合金的中小投资者们。此外,由于春晖智控首发被暂缓表决,65名集邮党命运还未知。

悲催的不止是被否的拟IPO企业,2017年集邮党们从满怀期待到梦碎的过程不下15次。随着一些拟IPO企业终止审查或计划撤回IPO,超过2000名二级市场投资者不幸“踩雷”,广大集邮者只能擦干眼泪,坐等“解套”。

 “三类股东”:从陷入僵局到明朗化

自去年起,关于拟IPO企业必须清理“三类股东”的传闻甚多,证监会一直没有对此进行回应。今年2月,博拉网络、新产业等8家挂牌企业IPO获证监会反馈,这也是三类股东问题首次获反馈。市场一种观点认为,这或许意味着新三板三类股东僵局已破。

而在3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公号发布文章《新三板挂牌企业IPO需要注意什么问题》,明确提出:对于信托计划、契约型基金和资产管理计划等持股平台为拟上市公司股东的,在IPO审核过程中,可能会因存续期到期而造成股权变动,影响股权稳定性。因此拟上市公司引入该类平台股东时应在考虑股权清晰和稳定性的基础上审慎决策。

一时间,新三板市场对“三类股东”问题的关注达到空前,拟IPO企业仍惧怕“三类股东”问题成为上市的一大障碍。一些新三板拟IPO排队企业也开始被证监会询问是否含有三类股东。

6月份,资深保代证实三类股东IPO审查搁置,含有三类股东的海容冷链、有友食品等IPO排队企业排名一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三类股东IPO项目均坐立难安。

很长一段时间里,携带三类股东的排队企业陷入了上会遥遥无期的窘境。10月,博拉网络率先从三类股东问题中突围,成为新三板拥有三类股东的企业中首个预披露更新的公司,公司摘牌后成功清理了三类股东。这不禁让市场人士浮想联翩,三类问题有解了?

随之,福达合金(已摘牌)的过会释放出信号:清理三类股东企业IPO障碍或解除。科顺防水的过会再次给清理三类股东的IPO排队企业打了一针强心剂。

12月7日,含有大量三类股东的文灿股份预披露更新,这样的进度再次让新三板IPO看到曙光。

据悉,5%的持股比例将成为三类股东审查的一道审核标准。如果三类股东对挂牌企业的持股比例低于5%且能穿透,那么就不构成新三板企业IPO的实质性障碍。

另一个好消息是,此前因三类股东问题备受困扰的海容冷链、凌志软件和有友食品等企业也于近期更新预披露。这也说明一直困扰着新三板IPO的三类股东问题已逐渐明朗化。

 

声明:本文来自  解读新三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