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招商现真假股东闹剧:单祥双诉苦 投资者倾泻不满

2018/01/03 14:36      挖贝网 挖贝综合

中科招商新三板强制摘牌已过去一周时间,但仍牢牢占据新三板头条。

1月2日上午,2018年开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中科招商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现场“杀气腾腾”。数百名浮亏严重的中科招商股东憋着一肚子火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参会。

在遇到70多位安保人员和疑似被雇来占座的“假股东”后,股东不满情绪爆发。

“雇了两排村民占座是怎么回事呢,他们并没有投票权,涉及泄密。”一位中科招商股东在会场上如此表示。

“中科招商雇来几十个村民,占住第一排,雇来70多名保安,如临大敌!不知道的,还真不知道这是股东大会,以为是黑社会帮派要火拼!各位股东,自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有参加股东会议的股东在投资者组织的维权群里发出了这样的消息。

在现场股东的抗议声中,中科招商董事长单祥双表示非股东和工作人员请离场,将座位留给股东。几次要求过后,前两排人员离场。

根据安排,中科招商计划股东大会在1月2日上午9:30正式进行。不过,由于现场混乱,直到接近10点,单祥双才正式宣布股东大会开始。

单祥双一改此前身着白色衬衣、头戴白色毡帽的着装风格,而是换了一身深色西装来到现场。同时,他早已经没有了中科招商挂牌之际以及成功实现108.84亿元融资引爆新三板之际的意气风发、侃侃而谈,而是直言,从摘牌到现在,历时只有半个月时间,但自己“度日如年”、“苦不堪言”。

“12月15日,中科招商摘牌到现在,历时仅仅半个月时间,我是度日如年,压力极大,短短两周时间,我们面临的压力,有来自媒体的,来自债权人的,来自社会各界的,来自合作伙伴的,我们确实觉得有时候有不堪重负的感觉,苦不堪言。”对于单祥双的肺腑之言,投资者仅报以“把公司清算了就算了”的回应。

同时,虽然他代表公司祝愿所有参会人员“新年快乐”,但是现场没有一人鼓掌,“快乐个屁”的嘘声不断传出。

随后中科招商机构股东代表发言也被中小投资者打断:“中间商!”“被中科招商买通”“不是你自己的钱,我们都是血汗钱”……在中小投资者的呼喊下,该机构投资者匆匆结束了发言。

据悉,1月2日召开的中科招商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主要审议6个议案,分别为《关于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并由董事会确定授权人士开展登陆其他资本市场相关事宜的议案(议案1)》《关于保证投资者的知情权的议案(议案2)》《关于保证投资者的分红权的议案(议案3)》《关于保证投资者的决策参与权的议案(议案4)》《关于公司摘牌后股票的登记、托管等工作的议案(议案5)》和《关于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的议案(议案6)》。其中多数议案都提到了保护投资者。

不过,从股东大会现场来看,这些拟保护措施,并没有得到现场绝大多数股东的认同。有股东在现场倡议,针对所有议案投反对票。“看不到公司的诚意,只想止损。”

“亏得连裤衩都没了。”在股东大会现场,有个人投资者股东诉苦。据该人士透露,其在2015年“背着媳妇”以22元价格买入中科招商5000股,经过分红扩股之后,目前持股变为3万股,但按照摘牌前的价格0.61元计算,最终这只股票的持仓市值从10万多元,缩水到1.8万元。

会上,中科招商摘牌后的下一步运作规划也首度正式浮出水面。按照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表态,中科招商将进行资产分立和股东平移,前海中科将成为完成这两大步骤的新平台;同时搭建红筹架构,以期明年登陆香港市场;此外引入战略投资者接盘老股也成为重要推进举措。

“公司会引导战略投资者优先受让老股,价格则由战略投资者和目前股东之间协商确定。管理层对新晋方的要求是,公司净资产为谈判门槛,而并不是摘牌前的0.6元。”单祥双介绍说。

但这一众表态依然没有得到现场股东的正面回应。从股东会现场来看,多数股东认为这些运作风险重重。有股东代表表示,中科招商被摘牌,有多方面原因,但是公司治理本身也存在很大问题。例如,在公司挂牌的2年多时间里,单祥双被监管警示过多次,公司也多次被停牌和出具警示函,公司已经“变臭”,不再能够赢得投资人的信任。

机构股东代表在会上表示,他们属于重要股东,建议通过作为独立董事等方式,获得公司知情权。个人股东代表则表示,股东方面已经成立股东维权小组,并且提出四大议案,要求公司对募集资金和投向进行专项财务审计,要求中科招商及实际控制人以持股成本加年化10%回购小股东股份,回购前每年分红不低于当年利润的50%,要求股东代表进入董事会。并呼吁投资者收集整理侵害中小股东的线索。

不少股东的选择是,希望中科招商及其大股东进行股份回购甚至清算。

但即便投资人本身,很多也自知回购的希望较为渺茫。有律师代表表示,在中科招商认购合同中,并没有相关回购条款,因此,回购本身存在法律障碍。“无论是通过定增还是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大股东和公司都没有承诺回购义务,从目前来看,就算公司认可回购,也没有那么多现金。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公司上市计划时间表确定之后,由战略投资人认购公司老股,那样,持股成本低于净资产的股份便很有吸引力;但大部分定增进入公司的投资者,持股成本依然是很高的。”

最终,原定11点半结束的股东大会在争吵声中推迟了15分钟结束。“坚决对股东负责任,坚决把公司做好。”单祥双最后的发言也没能平复投资者情绪,在场投资者试图阻截单祥双离场,遭到安保人员阻拦。

“整个就是鸡同鸭讲,我们说的诉求他们根本不理,他们的议案我们也不认可。”参会的投资者表示。

会后,不少股东留在会场打算进一步讨说法。部分股东前往中科招商官网公布的办公地址——朝阳区中国国际科技会展中心,却发现公司的办公地点大门紧闭,未能进入其中;部分股东去了股转系统信访部申请行政复议。

有股东维权群成员在群中表示,“今天到股转系统去上访,股转系统接待人员明确,虽然中科招商已经摘牌,由于股东人数已超过200人,属于非上市的公众公司,仍然受证监会监管。”

据悉,不少中小投资者已经联合签名,并将于近期向监管层提交《关于恳请中国证监会保护中科招商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请求》。

对于投资者新提出的议案,中科招商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周后给出书面答复,需要等待下次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挖贝网综合自经济观察网、证券时报、界面、北京商报等媒体报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