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万科十年到自立门户 年少得志的郭钧缘何落得被捕下场?

2018/01/11 09:14      熊颖 熊颖

2017年12月11日,新三板公司汉镒资产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郭钧的家属通知, 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郭钧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执行逮捕,案件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郭钧何许人也?曾是地产圈的风云人物。1990年—2000年任职万科,作为王石的左膀右臂,从《万科周刊》主编做到万科集团董事、副总经理;此后跳槽华远,也一度被称为“中国房地产第一CEO”。

只不过,和往期的意气风发不同,这回因一则“逮捕令”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的郭钧多少显得有些落魄和辛酸。

万科十年  20出头年少得志

年少得志是郭钧的“代名词”。

进入地产圈之前,郭钧是钟情于社会学的北大才俊。毕业后任职于深圳市委纪律检查委员会;1990年进入万科从事企业文化和研究工作;1991年创办《万科周刊》,成为第一任主编。

而郭钧真正接触房地产是在1992年。

1992年,万科实施跨地域经营。香港银都置业、青岛银都花园、天津万兴和万华、上海万科房地产以及北海万达房地产等分公司相继成立;此外还涉足电影、广告、卡拉OK影碟等多元化领域。

也正是这一年给了郭钧机会,被派到天津,担任天津万科公司董事总经理一职。

拿地从来都不是万科的强项,然而人生地不熟的郭钧,初来天津就硬生生“啃”下了直隶总督府旁边、金刚桥下的一块黄金地块。这一年的郭钧才刚刚26岁。

随后,郭钧又先后主持开发了天津万科城市花园、万科花园新城及万科都市花园等项目。疯狂的圈地运动,让郭钧从无名小子到名声如日中天,甚至在天津有了“只知有郭钧而不知有王石”的地步。

从1990年进入万科,到2000年担任万科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及天津万科公司董事长,郭钧的“万科十年”可以说得上是顺风顺水。

告别万科   三次改换门庭

2000年,华远的控股股东华润刚刚收购万科,成其第一大股东。同年4月,郭钧选择告别自己的“老东家”万科,任职北京市华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这一“跳”让郭钧名声大噪,有媒体将其称为“中国房地产第一CEO”。

郭钧跳槽华远,正值任志强在老华远提出辞职但仍代理董事长的特殊时刻。或许也正是这一时间节点为郭、任两人的不和埋下伏笔。媒体报道,任、郭在项目拿地、奖金管理、高层沟通等问题上的意见相左,分歧严重,期间,任志强甚至一度向华润要求罢免郭钧。

不过罢免郭钧的计划并没能如任志强所愿,2001年任志强卖出股权,离开老华远,另起炉灶创立新华远地产。郭钧也在2001年年底出任华润置地(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香港华润置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不过在万科一干十年的郭钧似乎并不能适应其他公司的运作模式,华远、华润都任职不超过一年,此后跳槽中体产业也仅干满8个月。

广东奥园常务副总经理雷建文认为,“郭钧在中体的八个多月,不仅没取得任何成绩,反而使矛盾激化,‘无作为’是郭钧辞职最根本的原因。”

也有有业内人士分析,目前看来,从万科出去的职业经理人多数颇不顺利。万科形成的企业文化与团队合作精神在别的企业中很难找到。这些职业经理人在相对规范的环境中成长,一旦习惯万科这种操作平台,再到别的企业去做往往很难融合进去。

自立门户  抓不住最后稻草

频繁跳槽后的郭钧开始自己单干。几经周折,2007年6月,郭钧和妻子(现已离婚)吴东楣成立汉镒资产。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汉镒资产主要以房地产资产等低效益商业不动产资产管理为主,公司业务主要分为“云巢网”(对接中小微企业主和存量物业拥有者)、“租家网”(租房平台)和“云雁计划”(对中小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2015年1月21日,郭钧带着汉镒资产在新三板“敲钟”。

挂牌不到3个月,股东人数从40名迅速增长至291名,截至2017年6月,汉镒资产共有股东395名。

不过,和股东人数的迅速增长相反,汉镒资产的业绩在挂牌新三板却后连连下滑。

2015年汉镒资产还一派“欣欣向荣”,营收2851.62万元,实现净利1447.15万元。然而2016年,汉镒资产业绩大变脸,营收1001.51万元,亏损387.32万元;2017年上半年亏损296.47万元。

随后,汉镒资产问题层出不穷,经营困难、拖欠员工工资、高管频繁变动,内控管理混乱。此外,汉镒资产还陷入重大未决诉讼,借款本金、利息及违约金等涉诉金额共计3190.90万元;股权质押到期,公司基本账户查封;汉镒资产也因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给付欠款,两次被列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汉镒资产早已无法正常经营,只不过12月12日郭钧被捕的消息成了压死汉镒资产的“最后一根稻草”。

任志强曾在回忆录《野心优雅》中写到:此后郭钧再也没在这个行业中做出响亮的成绩,也说明他并没有领导一个好的大的企业走向辉煌的能力,尤其是没有独立创造的能力。即使有人给了他一个好的舞台,他也没有充分利用好这个舞台,或者说他根本没有能力站在这个舞台上,演好自己的角色。

或许少年得志,年少成名未必是好事情未必是好事,在职业发展前期过于顺风顺水的郭钧终在2017年栽了跟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