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顺防水解决“三类股东”细节曝光!法院出面调解 公司送锦旗

2018/02/09 09:54      春晓君 王建鑫

寻求司法协助,或将成为新三板公司解决“三类股东”问题的新思路。

去年12月6日,“股东超200人+清理三类股东”的科顺防水过会,引起新三板市场的一阵欢呼。(详细内容请回看春晓君过往报道▶重磅利好!“股东超200人+清理三类股东”的科顺防水过会!新三板要爆发了)。

作为首家未摘牌在排队期间清理“三类股东”的过会企业,科顺防水2017年半年报显示共有股东393户,而上会前预披露更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其共有股东383户,这意味着,科顺防水在停牌期间至少清理了10家“三类股东”。

挂牌期间采取做市交易的科顺防水,在清理“三类股东”中都经历了什么?

近日,已经顺利在创业板上市的科顺防水给顺德法院送去一面锦旗,而顺德法院亦发布一篇题为《上市公司送锦旗点赞顺德法院高效司法》(以下简称“文章”)文章作为回应,文中透露了科顺防水清理“三类股东”的诸多细节。

无奈之举:以“损害股东利益为由”将十几家“三类股东”诉至法院

以“损害股东利益为由”将另外一批股东诉至法院,咋听这句话很矛盾,却是科顺防水控股股东陈伟忠的“无奈之举”,也道出了许多拥有“三类股东”的新三板企业的无奈。

去年12月6日过会后,科顺防水于今年 1月 25日在深交所创业板A股上市,成为顺德第24家上市企业。

四天后,1月29日,科顺防水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陈伟忠向顺德法院送来锦旗。锦旗上写着“真挚为民,无私奉献;勇于创新,敢于担当”。

据顺德法院发布的这篇文章显示,科顺防水能顺利过会,并非易事。公司因存在“三类股东”,上市之路受阻,还引发了控股股东陈伟忠与十多家“三类股东”间的纠纷。

与很多采取高价清理“三类股东”的新三板拟IPO企业不同的是,科顺防水控股股东陈伟忠为达到证监会“拟上市公司需清退‘三类股东’”的一般要求,以“三类股东”损害公司股东利益为由诉至顺德法院,希望通过法院审判、执行的方式,以司法裁判和执行结果来“满足”证监会严格的审查条件

文章写道:“顺德法院在处理涉及科顺防水的多起因‘三类股东’退出产生纠纷的案件时,仔细审查诉讼材料,听取双方关于案件事实的陈述,翻阅大量相关法律资料,及时了解各方当事人需求,尽力保障各方当事人的合法利益达到相对平衡,最终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调解确认控股股东陈伟忠以合理价格受让‘三类股东’持有的股权,‘三类股东’退出公司。”

执行阶段再生波澜

当事人双方协调好之后,案件很快进入执行阶段,法院需依照生效法律文书把涉案“三类股东”从证券持有人名册中剔除。

“但是由于执行标的属于社会新型财产,无论在理论研究、立法规范还是在实际操作上对该类财产的执行都是史无前例的,加上协助执行部门在面对此类执行案件时的态度也较为保守,故执行之路困难重重。”文章称。

为此,科顺防水“三类股东”纠纷案件承办人还亲自前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分公司进行沟通协调,完成协助执行事宜。

最终,科顺防水顺利完成“三类股东”的清理,陈伟忠顺利收购“三类股东”股权,之后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科顺防水顺利通过证监会上市审查,顺利上市。

“三类股东”问题 是穿透还是清理?

证监会在2018年1月12首度明确新三板拟IPO企业“三类股东”的监管政策,明确“三类股东”不能作为企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携带“三类股东”企业需按要求进行穿透式披露;不能存在杠杆、分级、嵌套情形;明确存续期以及续期安排等四大要求。

但,穿透远没有想象中的容易。高昂的清理成本还是让很多新三板拟IPO企业头疼。

在之前上会的新三板企业中,不乏高价清理“三类股东”的例子。前几天刚过会的沃格光电,公司第五大股东富海新材以高出定增价近一倍的价格受让了三支资产管理计划手中股份,花费2017万元;而摘牌后耗时3个月溢价64%清理了4家“三类股东”的时代装饰和首家带着“三类股东”上会的贝斯达却没能闯关成功。

所以,“三类股东”清与不清,并不是过会的关键,但是,就目前来看,不清的过会率是没有的。

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因为“三类股东”问题IPO受阻的海容冷链近日也宣布要离开新三板了。在排队800多天之后,海容冷链选择在此时摘牌,可见“三类股东”核查之难。

穿透难,清理也不容易,“三类股东”问题至今仍没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为今之计,像科顺防水这样寻求司法的帮助,或不失为新三板公司解决“三类股东”问题的新思路。

文/ 肖玮 徐慧

声明:本文来自  新三板千人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