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公司竞价转做市首日暴跌53% 这事儿难道怪“龙王爷”?

2018/03/09 09:17      吴志 王建鑫

终止IPO复牌后暴跌,曾是新三板市场最常见的“地雷”之一,最近这类地雷出现得少了,但新的“地雷”似乎又冒出来了。

今天,拥有6家做市商的创新层企业健佰氏(834887),做市首日暴跌53%,这是首个由集合竞价转让变更为做市转让后出现暴跌的案例。

做市首日暴跌53%

3月6日晚,健佰氏发布公告称,将自3月8日起变更为做市转让。这是集合竞价转让实施以来,第8家变更为做市转让的企业。

不过,今天健佰氏首个做市转让日交出的成绩单并不好看。

今天开盘后,健佰氏一度上涨超过15%,但没多久就开始迅速下跌,盘中跌幅一度接近58%。截至收盘,健佰氏跌53.2%,收于3.65元/股。

在新三板,做市股出现50%以上的跌幅并不鲜见,但做市首日出现如此暴跌却并不多见。

健佰氏这次暴跌,创下了近1年来新三板企业做市首日最大跌幅记录。上一次是2017年4月6日,开永股份做市首日跌了82%。

2017年至今做市首日跌幅最大的10只股票(数据来源:东财Choice)

640

不过,开永股份当时是从协议转让变更为做市转让,首日暴跌可能有价格回归公允性的因素。

而健佰氏是从集合竞价变更为做市转让,在集合竞价首日,健佰氏就出现了60%的跌幅,之后的5个交易日,其股价均稳定在8元上下。

可以说,在变更为做市转让前,健佰氏的股价已经有了一定公允性。那么,健佰氏今天再度大跌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一场大雨惹的祸?

从业绩来看,2015年健佰氏营业收入增长521%,净利润增长392%;2016年营业收入2.64亿元,同比增长67%,净利润1946万元,同比增长104%。

虽然这两年业绩都取得了不错的增速,但健佰氏2017年的业绩很可能难以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这得从去年的一场灾害说起。

2017年7月3日,健佰氏公告称,公司位于湖南省岳阳市的一处仓库,受连续强降雨影响,遭受水浸灾害,仓库库存产品不同程度受损,损失详情正在统计中。

2017年12月13日,健佰氏公布了这次降雨导致财产损失的具体情况。公告显示,本次损失856万元,占公司总资产(2017年6月30日)的3.69%,占公司净资产的9.84%。

吸取这次灾害的教训,健佰氏清理关闭了岳阳仓库,并重新选址替代岳阳仓库,新仓库将远离自然灾害严重的地区,但这并不能改变这次灾害对公司2017年业绩的影响

健佰氏表示,此次损失将录入公司2017年度财务报表“非经常性损益”,预计将造成2017年度净利润出现明显下降。

健佰氏预计将在3月28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今天的暴跌是否与其2017年度业绩有关,尚不得而知。

达安基因参股公司

健佰氏成立于2012年,主要经营国内医药品牌大健康产品,主要包括食品(含保健食品)、医疗器械及药妆等。

2015年12月11日,健佰氏在新三板挂牌,挂牌前,健佰氏引入了上市公司达安基因作为公司股东。

2016年5月,健佰氏完成了挂牌以来的第一次定增,达安基因再次以1.1元/股的价格,认购了131.2万股。

目前,达安基因持有健佰氏9.25%的股份,为第三大股东。

由于达安基因入股时间较早、价格较低,以今天的价格计算,达安基因这笔投资还未产生浮亏,但另一家投资机构就浮亏严重了。

2017年3月,健佰氏完成了挂牌以来的第二次定增,定增价格为10元/股,募资2510万元,其中大成创新资管计划认购2010万元。

以今天的价格计算,大成创新资管计划浮亏已经超过6成。

做市首日表现差别大

据论坛君统计,自集合竞价制度实施以来,已经有8家企业变更为做市转让。除浙商创投至今仍为停牌状态外,其他7家企业做市首日的表现,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今天健佰氏的大跌表现,可以单独算作一类。

第二类企业转为做市后股价并无太大变化,如合全药业、宁波公运、武侯高新。

今年2月9日,宁波公运由集合竞价转让变更为做市转让。当天宁波公运跌1.33%,成交4.16万元,和前一个交易日比,股价变化并不大。

合全药业自1月24日起变更为做市转让,首日仅微跌0.04%,成交210万元,后续交易日股价也一直保持稳定。

综合来看,这类股票前期成交较为活跃,股价已经较为公允,因此转为做市后,价格变动幅度不大。

第三类企业相对比较尴尬——变更为做市转让后,没有任何成交,如精华股份、每日科技、精益达。

以每日科技为例,该公司自3月1日起变更为做市转让,至今无任何成交,在集合竞价及协议转让时期,该公司也仅有一个交易日出现成交。

而该公司曾表示,变更为做市转让的目的,是为了增强公司股票的流动性,充分发挥资本市场价格发现功能,目前来看,这个目的是没有达到的。

 

声明:本文来自  新三板论坛  作者:吴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