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公司集体陷入资本困局:“溃逃”新三板终止IPO

2018/06/12 12:07      镜像娱乐 庞李洁

(原标题:乐华、嘉行、基美摘牌新三板,新丽、麻花、和力终止IPO,影视公司集体陷入资本困局)

资本市场依然很冷!

2018年过半,新三板频传的是影视公司摘牌,谋求上市路上则是影视公司频频撤IPO,A股至今尚未迎来新的影视公司入驻。

被《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带火的乐华已在新三板摘了牌,随后是嘉行传媒和基美影业也宣布摘牌。前者有杨幂、迪丽热巴等明星坐镇,后者则与导演吕克·贝松关系密切。不过后来基美影业由于难以满足所有异议股东的个体诉求,取消摘牌。

乐华和嘉行的离开,更多被猜测是在为IPO做准备,但A股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和力辰光业绩表现不佳,口碑佳作不足;开心麻花产量低,业绩波动剧烈;新丽传媒耗时6年,仍未成功登陆A股,选择傍上腾讯这棵“大树”,三者已先后撤退。

影视公司纷纷撤回IPO,一方面,凸显了当下A股市场监管趋严。截至目前的近20个月内,并未有一家影视公司独立上市,并购、借壳等更是屡屡失败。证监会等相关部门对明星持股公司的资本运作监管已是慎之又慎。

另一方面,也暴露了影视公司当下面临的巨大泡沫。在影视行业爆发式增长过后,人口红利已然不再,随着观众的审美、品位逐渐被培养起来,观众开始更加重视影视作品的质量。同时,在赵薇、范冰冰等“空手套白狼”之后,人们对明星公司上市的资本运作也更加警惕。

乐华、嘉行、基美先后摘牌

新三板影视公司集体面临融资难

据统计,2018年6月6日,整个新三板共计11304家公司成交额为4.7亿元,平均每家只有4.2万元。而在2015年4月6日,新三板484家公司成交额达到52.29亿元,平均每家成交额在1080万,为三年前的257倍。融资困难已经成为新三板公司的集体困境,近来先后摘牌的几家影视公司也大多如此。

净利下降66%,乐华摘牌

最近,从《偶像练习生》的“乐华七子”强势霸占“九人团”三个席位,到《创造101》的“乐华七女”输出孟美岐、吴宣仪这样实力与颜值兼具的选手,乐华一时风光无两。

和众多影视公司一样,乐华的股东中也不乏明星的身影:韩庚、周笔畅、黄征等都通过参股乐华文化的第四大股东西藏华果果而间接在乐华持股。2015年9月,乐华挂牌新三板时,韩庚持有的300万股,价值近亿元,周笔畅和黄征各自持有42万股,价值1335万元。

2014年-2016年,乐华文化的营收分别为1.3亿、2.1亿、4.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007万、4900万、6326万。

明星股东再加上良好的业绩表现,乐华很快收到了A股上市公司共达电声的橄榄枝,当时该公司给乐华的估值近19亿元,最终收购被乐华终止。乐华也公开表示了单独IPO的意向。

但是,到了2017年上半年,乐华文化实现营收7967万元,净利润1873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71.18%、66.55%。

今年3月22日,乐华已经正式从新三板摘牌。直到摘牌前,乐华也并未公布2017年的业绩。而且,当时公告中给出的摘牌原因是“目前股票流动性较低,融资成本高。”

净利腰斩式下滑,融资困难最终迫使乐华摘牌。不过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之后,乐华手握范丞丞、朱正廷、孟美岐、吴宣仪等“新势力”,仍有着不错的发展前景。

估值缩水10%,嘉行摘牌

今年5月30日,杨幂间接持股的影视公司嘉行传媒在新三板终止挂牌。按此前公告中的说法,嘉行传媒从新三板摘牌的目的是加快融资节奏。这距离嘉行传媒借壳“西安同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挂牌新三板还不到2年时间。

2017年初,《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成为一部现象级古装剧,超300亿的网播量让众多影视剧望尘莫及,同时带火了迪丽热巴等嘉行艺人。嘉行传媒也随之成为资本的宠儿,完成第二轮融资之后,嘉行传媒的估值达到50亿元。

然而,在《三生三世》之后,嘉行传媒迟迟未能有新的现象级作品孵化。迪丽热巴挑大梁的《丽姬传》口碑、流量双扑街,杨幂与黄子韬合作的《谈判官》影响力也远不及当时的《三生三世》。

在持续了一段低迷期,嘉行传媒的估值略有缩水。2017年,尚世影业以6.41亿元转让其所持有的14.25%的股权,按此计算,嘉行传媒的估值为45亿元,较之前的50亿元缩水10%。

目前,杨幂的新作《扶摇》已经定档,它的成功也将成为嘉行传媒打赢翻身仗的关键。而且,嘉行从新三板摘牌更像是在为IPO做准备,《扶摇》能否大爆就显得更为重要。

2年亏损8亿,基美摘牌

几乎与嘉行传媒同时,基美影业也在今年5月30日宣布拟申请终止挂牌,不过摘牌原因并未明确指出,或许与近两年巨大的业绩亏损有关。

基美2017年年报显示,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1.04亿元、2.35亿元,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65亿元、-5.41亿元,两年亏损总额为8.06亿元。

基美的亏损与著名导演吕克·贝松的公司法国欧罗巴关系密切。

此前,基美以5000元参投了《星际特工:千星之城》,该片由吕克·贝松执导,总投资高达2.1亿美元,然而最终票房仅4.5亿美元。票房不达预期除了导致基美5.41亿元的亏损,欧罗巴当时的亏损更是达到12.45亿元。

不过此前,基美正是由于与吕克·贝松的密切关系,而逐渐受到关注,尤其是《超体》《暴力街区》两部作品,直接助力基美在挂牌新三板后交出首份亮眼财报:2014年基美的营收增长218.40%,净利增长556.71%。

之后,基美影业对欧罗巴的业绩依赖越来越重,2017年,欧罗巴影业位列基美影业供应商首位,采购金额3.22亿元,占2017年年度采购总额高达94.66%。但欧罗巴的影片市场表现越来越差,《勇士之门》、《星际特工》等影片票房均未达预期。

6月7日,基美影业公告称:由于难以满足所有异议股东的个体诉求,取消摘牌。据了解,基美影业最新的每股净资产为1.56元,该价格或远低于基美影业中小股东的持股成本。然而,即便不摘牌,基美对欧罗巴的过度依赖集中了业绩风险,未来前景并不乐观。

业绩差、波动大、“抱大腿”

和力、麻花、新丽纷纷终止IPO

新三板融资困难,乐华、嘉行摘牌后,都有申请IPO转板的计划,然而,A股恐怕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据媒体报道,2018年以来,一共有超过121家原来拟IPO的企业撤回了材料,最高纪录是3月22日一天,终止IPO审查企业达到12家,3月30日一天内,38家企业撤退。其中,诸如和力辰光、开心麻花、新丽传媒等影视公司也纷纷终止了IPO计划。

和力辰光:成也郭敬明,败也郭敬明

今年4月4日,和力辰光发布公告称:公司撤回IPO申请。排队历时近2年,和力辰光对撤回原因只提到“调整上市计划”,并未给出过多解释。

和力辰光之所以被人所知,无外乎绑定了股东郭敬明。郭敬明持有和力辰光999.9万股,占比4.05%,为第六大股东。

和力辰光进入IPO辅导期之前,仅在新三板停留了2个月。当时正是和力辰光发展的“黄金时代”,《小时代》系列狂揽票房,郭敬明光环加身。

然而好景不长,《爵迹》上映后不再复刻《小时代》的成功,投资2亿上下的电影最终只拿到3.82亿的票房;电视剧《青云志2》同样表现不佳。之后,又有乐视被曝欠款百亿,和力辰光与之合作的5部剧款项达5338.50万元被计入坏账。

2017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2813.17万元,同比下降62.75%,净利润亏损3390.76万元。

如今,《爵迹2》已定档暑期,特效投入就在2亿以上,在郭敬明电影口碑接连挫败之后,《爵迹2》恐怕也难成翻身之作。

开心麻花:“麻花模式”产量低,波动大

与和力辰光在同一天,开心麻花也宣布正式终止IPO。但不同的是,开心麻花既无亏损的业绩,也无过差的口碑。

开心麻花在登陆新三板时,玩了一次股价相差44倍的“任性”定价。当时,开心麻花董事长张晨以2.4元/股认购1,521,820股,共计约365万元。而在登陆新三板一个月后,11名新增投资者以106元/股认购2,841,835股,共计约3亿元。开心麻花的估值随之迅速飙升至50亿元,前后翻了47倍。开心麻花的随意定价当时已经引起了证监会的关注。

此外,开心麻花本身“以话剧检验市场,再以电影收割票房”的模式注定只能低产,业绩也一直依赖影片票房而极不稳定。

2015年,开心麻花投资仅3000万的《夏洛特烦恼》收割14.42亿票房;2016年,开心麻花出品的《驴得水》票房不及预期,当年净利较上年暴跌44%;2017年,《羞羞的铁拳》上映,拿到22亿票房,为出品方带来将近7亿的净利润。

据统计,开心麻花2014年-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4074万元、1.32亿元、7480万元、2635万元。整体波动剧烈,而一年一部的产量更是难以支撑上市公司的整体业绩。去年,开心麻花开始尝试与其他电影合作,投资了《妖铃铃》《绝世高手》,但与“麻花电影”的口碑相比,并不理想。

新丽传媒:六年等待,不如抱腾讯大腿

2012年,新丽传媒就曾进入过IPO初审,之后于2014年1月终止了申请。2015年11月再次申请IPO,后再次终止。2017年6月30日,新丽传媒第三次向证监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频繁的申请、终止,也在不断地消耗着新丽传媒的耐心,当然还有背后股东们的耐心。

近几年,新丽传媒一直佳作不断,《我的前半生》、《白鹿原》、《虎妈猫爸》、《失恋33天》、《妖猫传》等相继面世。

业绩表现也不差:2016年实现营收7.45亿元,净利润1.56亿元,两者都实现了超100%的增长;2017年营业收入达到了16.7亿元,净利润为3.49亿元,即使与上市公司相比也不逊色。

然而,新丽传媒的IPO之路却一波三折,耗时6年仍未有结果。

今年3月11日,光线传媒以33.17亿元的价格将所持的新丽传媒27.64%股权出售给腾讯,新丽传媒的估值由此飙升到120亿元,并由此收获得22亿人民币的投资收益。在拿到“腾讯融资”之后,新丽传媒的IPO之路很可能随之终止。

A股20个月无独立影视公司上市

赵薇被市场禁入后“韭菜不再任意割”

曾经,新三板是令明星持股公司趋之若鹜的沃土,如今则成了噩梦,明星股东纷纷逃离,而A股也不再对影视公司敞开怀抱,资本市场的180度大转变,或许与“女版巴菲特”赵薇的“空手套白狼”有关。

2016 年 11 月,赵薇和丈夫黄有龙共同注册了龙薇传媒。当时,200万的注册资本 还未实缴到位,龙薇传媒也未开展任何实际经营活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壳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龙薇传媒和万家集团签订协议,拟斥资 30.6 亿元收购上市公司万家文化 29.14% 的股份。收购的资金包括 6000 万关联方借款、赵薇个人信用担保的 15 亿银行借款和 15 亿股票质押借款。

也就是说,赵薇企图用 6000 万自由资金撬动 30.6 亿,杠杆比例高达 51 倍,难看的吃相招致证监会的问询,随后,赵薇、黄有龙等人被处以市场禁入。

在此之后,证监会等相关部门对文娱乐产业的资本运作监管愈发严格,新三板公司收到直接波及,A股上市影视公司也受到后续影响。据统计,从2016年8月幸福蓝海上市算起,已经连续20个月没有影视公司(不包括院线类上市公司)独立上市获得通过。

“借壳上市”等并购事件也屡屡失败。

2017年11月28日,文投控股公告称终止收购孙俪、蒋欣,刘诗诗等直接或间接持股的海润影视,这已经是海润第三次无缘A股。

2017年11月16日,长城影视宣布收购蒋雯丽家族的首映时代,给出12亿的估值。随后股价跌停,当日市值蒸发4亿。后来证监会介入,收购终止。

2017年9月28日,华录百纳终止收购欢乐传媒,此前曾给出近20亿的估值。

2016年6月,唐德影视拟7亿估值收购范冰冰的爱美神影业,在证监会介入后,被迫终止。

在唐德影视之前,证监会甚至直接发文称:“暴风科技拟收购的几家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对暴风科技重组案第一次申报不予批准。”在这几家当中,就包括估值近15亿、吴奇隆刘诗诗夫妇控股的稻草熊影业。

新三板资本运作困难,A股监管愈收愈紧,上市影视公司整体处在寒冬之下。尤其在崔永元接连曝料之后,整个A股文化传媒板块更是集体飘绿。

影视公司除了像新丽传媒那样傍上资本“大树”好乘凉外,或许只剩下谋求港股上市这一条路了。但不论在哪里上市,监管都只是外力使然,影视行业整体资本运作不规范,内容呈现不良心,才是造成行业虚火的关键。

资本市场已经过了“韭菜任宰割”的时代,若公司无法用高品质的作品充实业绩,任何明星加持都只能加剧泡沫,破裂之后便是更猛烈的反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