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德“裸泳”时代:曾一年新增600多名股东 如今复牌乏人问津

2018/07/05 09:26      挖贝网 许芸

随着新三板2017年报披露收官,一大批“裸泳”的新三板公司也随之浮现,雷蒙德(现证券简称:ST雷蒙德 证券代码:834506)即为其中之一。

事实上,有IPO概念的雷蒙德曾经算是新三板的热门股票,2017年一年时间股东激增600多名,区间收盘最大涨幅超过1354%。7月3日,雷蒙德股票正式在新三板复牌,截止7月4日两个交易日的时间里,只分别成交了1000股、3000股,收盘价分别为0.89元、0.45元,跌幅分别为16.82%、49.44%。

而从雷蒙德业绩情况来看,其“裸泳”时代或才刚刚开始。

“火爆”背后的真相

2017年3月3日,挂牌一年有余的雷蒙德在新三板二级市场终于出现了第一笔交易。此后,其交易阀门被打开,直到2018年5月2日因为没按期披露年报被暂停转让前,一直保持着比较好的活跃度。

雷蒙德股价变动幅度惊人。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3月3日-12月31日,雷蒙德成交价基本在3元-24元之间,最高时甚至到过40元,区间收盘最大涨幅为1354.55%。

2018年是雷蒙德股价的分水岭。1月15日,新三板正式采取集合竞价交易,雷蒙德以2.3元开盘,收盘价2.19元,股价下跌63.5%。此后雷蒙德连跌3天,跌幅分别为11.87%、11.92%、1.18%。再之后,雷蒙德股价基本没再上过2元。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在集合竞价前后,一家看起来颇受投资者看好的公司股价差距会这么大?

答案很简单:此前雷蒙德的高股价、高成交或许只是老股转让中介打造的虚假繁荣,泡沫一旦破灭,如梦初醒却无路可逃的接盘者为了避免成为“最后一棒”,只能“割肉”。

挖贝网了解,雷蒙德在新三板算是一只比较有名的“中介股”。2017年2月16日,雷蒙德包括实际控制人陈双聘等股东在内持有的共计6253.75万股股票解除限售,占当时其总股本的52.82%。半个多月后,雷蒙德就有了第一次成交。2017年,搜索“雷蒙德”三个字,在股吧等投资者汇集的地方随处可见中介的荐股信息,每股价格8块、12块不等。

随着中介的卖力吆喝,雷蒙德股东暴增,从有成交开始到2017年6月30日,短短3个多月时间股东由23名增加至355名。

2017年7月31日,新三板集邮投资概念正火,雷蒙德也适时宣布已进入创业板上市辅导阶段。IPO概念加身,到2017年年底,雷蒙德股东人数增加至663名。这其中,可能还包含了大量集邮党。

如今,雷蒙德股价跌至0.45元,即便按3元的进入价格计算,投资者的亏损也很严重,更何况还有很大一部分投资者是以十多块、二十多块的价格入股雷蒙德的。

雷蒙德第一、二大股东算是这场“戏”里的最大赢家。挖贝网查询雷蒙德公告发现,其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陈双聘在2017年成功减持230万股,其第二大股东唐芳在2017年上半年减持1045.7万股,剩余764.3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7年12月31日,雷蒙德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已不见唐芳身影,取而代之的第二大股东姚新德持股数仅为425万股,而第十大股东钟汉的持股数为120万股,占比1.01%。按此推算,唐芳解除限售的全部持股1810万股或已清仓完毕。

“垂死挣扎”的业绩快报

不管中介如何卖力宣传,雷蒙德老股能够成功转让,一定程度上还是要建立在业绩之上。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2014-2016年,雷蒙德业绩虽然出现下滑,但2016年营收仍有1.76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721.93万元。有新三板大批亏损企业做对比,还算比较好的标的。

此外,雷蒙德自挂牌到2017年12月间都少有负面信息出现。在2016年3月,雷蒙德还以6.4元/股的价格成功向光大证券等7家券商发行了160万股,募资1024万元。有多家券商背书,业绩尚可,IPO概念,还有中介大力宣传,大批投资者入场也就情有可原了。

但纸终究包不住火。2017年12月开始,雷蒙德关于股权质押、股权司法冻结、关联交易等消息被补发披露,其中部分事项发生时间甚至可以追溯至2017年1月。

问题来了就不会停下,2018年1月12日,新三板集合竞价前夕,雷蒙德主办券商光大证券提示风险称,雷蒙德生产经营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资金周转比较紧张,已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影响。公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未能严格按照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及规章制度履行公司内部决策程序,并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的问题。

1月15日,雷蒙德出具说明称,虽面临经营困难和风险,但公司能在较长时间内正常经营,具有持续经营能力。雷蒙德应对方式之一包括制定应收账款回收计划,以缓解公司资金短缺状况。其表示,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81亿元。

2月27日,雷蒙德还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公告,显示业绩虽有下滑,但营收还有1.36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8.11万元。(注:本段财务数据未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不过,在3月份,雷蒙德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就辞职走了。此外,雷蒙德还被证监会北京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之后,作为创新层公司的雷蒙德,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度报一直延期,直至6月28日,离新三板年报披露最后截止日仅隔一天,雷蒙德2017年年报才“姗姗来迟”,避免了被强制摘牌的命运。

不过,雷蒙德2017年年报同样是一个“大雷”:不但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非标意见,财务数据也与之前的2017年业绩快报中公布的数据大相径庭。

数据差距有多大呢?挖贝新三板研究院数据显示,雷蒙德2017年年报中最终营收1.07亿元,业绩快报中为1.36亿元;2017年年报中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06.39万元,而业绩快报中显示为1608.11万元。这么不会算账,难怪财务总监要辞职了。

雷蒙德修正过后的2017年业绩快报部分数据(挖贝网wabei.cn配图)

雷蒙德修正过后的2017年业绩快报部分数据(挖贝网wabei.cn配图)

雷蒙德在修正公告中表示:“公司董事会特向广大投资者致以诚挚的歉意”。不过,因为这一纸公告错过“逃离”时机、被彻底套牢的投资者会不会接受,就难说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