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一代掌舵人离世,万亿巨轮将驶向何方?

2018/07/06 09:59      犀牛君

7月4日,海航集团官微发布“讣告”,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享年57岁。

本图片由犀牛之星提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根据海航集团英文官网发布的讣告,这起意外的事发地为法国普罗旺斯。目前,海航集团官网已呈现为表示哀悼的黑白页面。

作为一家万亿级的跨国企业集团,海航集团旗下拥有航旅、物流、资本、科技四大业务板块。仅在新三板上,海航系就拥有16家挂牌公司,16家公司在挂牌新三板以来融资金额就高达近150亿元。如今,这位掌舵人离世,海航这艘巨轮将驶向何方?

王健与海航的25年

作为海航集团的核心人物之一,王健与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当初共同创立海航,目前两人各自持有海航14.98%的股份。据王健生前公开信表示,其本人在离职或离世时将向基金会捐赠其所有股份。

海航集团官网发布的信息显示,王健曾担任公司CEO与副董事长,也是海航集团(国际)有限公司董事局董事长。王健在海航集团25年的发展历程中,起着主导作用。

王健1983年毕业于中国民航大学(原中国民航学院)经营管理专业,获经济管理系航空经营管理专业学士学位;1995年获得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3年被授予海航功臣勋章,并担任中国民航大学、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客座教授。

据海航集团称,彼时王健已经积累了经济管理、民航管理、国际谈判、境外经济关系等多方面经验。作为中国民航大学的客座教授,王健在这些重要领域发挥着领袖作用。

据悉,自2016年年底开始,海航集团所有的具体事务已基本交由王健负责,其中便包括去年下半年海航的流动性危机,甚至负面新闻都是由王健亲自上阵协调。

王健上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是在今年6月14日。当时,海南省政协主席毛万春去海航集团调研,与陈峰、王健及相关单位负责人进行座谈交流。毛万春勉励海航集团抓住发展机遇实现更大发展,并多次强调说海航的明天会更好。

在约半个月后,王健在法国普罗旺斯的阿维尼翁游览时不幸摔下,当场昏倒,随即被送往医院抢救。据财新报道,他最后一句话是对医生说的,“脚疼”。

随着这位创始人的不幸离世,王健及其团队一手搭建起来的“海航帝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接下来,犀牛之星就来带大家回顾这四年来,海航是如何一步一步在A股、新三板上建立它的“资本帝国”的,而在风云突变的今天,这艘世纪巨轮又是如何减重求生的。

海航系与新三板

2014年7月21日,联讯证券挂牌新三板申请获股转公司核准,仅一周之后,7月29日,联讯证券便抛出了总额10亿元的定增方案,紧接着,12月24日,其再发布总额为30亿元的定增方案,此后,该笔定增以成功融资27.91亿收官。

挂牌半年时间便成功吸金近40亿元,联讯证券也揭开了海航系布局新三板的序幕。

巨额融资为联讯证券的经营状况带来了极大改善,2015年年末,联讯证券的净资产,已经达到49.82亿元,比上一年增加了将近两倍。整个2015年,联讯证券营业收入增加了近10亿元,增幅为178%,净利润更是由8100万增加到4.7亿,增长将近5倍。

除了联讯,海航系其他公司的吸金能力,也是毋庸置疑。2015年7月,挂牌不足半年的海航冷链宣布,完成总额17亿元的融资,而其2014年的净资产仅为2455万元。

而当年,11月3日和11月30日,海航系的另两家新三板公司易建科技和新生飞翔也陆续公布了新一轮定增方案。

易建科技拟以19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1.58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30亿元,募集资金拟用于跨境电商平台、支付平台、“智慧+”旅游、“海航云+”数据中心、IT产业收购5个项目的建设,这5个项目计划总投资额高达80亿元。

而新生飞翔则拟募资15亿元用于投入商旅及机场传媒等业务,该笔定增最终以8.77亿元收官。

相对海航系其他挂牌公司,首航直升在融资方面显得较为稳健,2016年12月15日,挂牌一年半的首航直升宣布完成总额32亿元的定增方案,该次募资金额相当于公司2015年净资产的近7倍。

公开资料显示,在新三板2016年的融资总额排名的前5家企业中,海航系就独占两席,分别为首航直升和易建科技,分别排在第三和第四位。

据犀牛之星统计,截至目前,海航系在新三板的募资总额已经将近150亿元,要知道,新三板公司2017年全年募资总额也仅不到1500亿。

海航系企业新三板融资情况一览本图片由犀牛之星提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触手遍布A股、港股 资本运作令人惊叹

除了在新三板广泛布局外,海航系这艘资本“航母”在A股、港股,甚至在海外市场,有着更加疯狂的表现。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更是坦言:“在中国没人看得懂海航。”

如果说2015年的A股市场是一出疯狂的资本大片的话,那么陈锋导演的海航系融资并购,一定是这出大戏里最令人惊心动魄的片段之一。

2015年4月14日,海南航空发布公告称,拟以不低于3.64元/股的价格向包括海航航空集团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过65.93亿股股份,募集资金不超过240亿元,用于引进37架飞机项目、收购天津航空股权等。

16日,海航投资也宣布向海航资本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过30.38亿股股份,募集资金不超过120亿元。募集资金将用于收购华安保险 19.64%股权、收购新生医疗 100%股权、通过增资取得渤海信托 32.43%股权,并拟用32.4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同日,易食股份公告称凯撒旅游拟借壳上市,公司拟以6.45元/股的价格向海航旅游、海航集团在内等9名机构发行1.24亿股股份配套融资近8亿元。

20日,海航系的另一家A股公司渤海租赁也公布了股票发行方案,以12.23/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13.08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60亿元,用于开拓公司飞机租赁 业务、集装箱租赁 业务、境内融资租赁 业务、偿还所欠GSCII债务及SeacoSRL债务。

连续定增两个月后,海航系上市公司西安民生公告称,拟作价268亿元向海航商业等购买供销大集100%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132亿元用于重组后公司主业的发展。

11月29日,海航基础再借壳海岛建设,海岛建设拟作价260亿元购买海航基础100%股权,同时拟募资160亿元支付现金部分交易对价及用于标的资产相关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的开发与建设。

在整个2015年,海航系A股公司募资总额就高达820亿元,吸金能力令人瞠目结舌。

在港股方面,海航系也有8家港股上市公司,航基股份作为海航系最早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前文提到的美兰机场为其第一大股东,持有50.19%股份。

此外,海航系还陆续通过借壳方式运作7家港股公司,运作方式多为借壳—供股—成为大股东—拉高壳价值,继而购买优质资产。在此过程中,海航集团往往会给予强大的资金支持。

目前,海航系购买的港股壳公司资本运作较为成形的有:航基股份、海航实业股份和香港国际建投。此外,从2016年下半年至今年年初,海航系还拿下了三和珠宝(00442.HK)、东北电气 (00042.HK)、嘉耀控股 (01626.HK)、海航科技投资(02086.HK)、中国顺客隆 (00974.HK)5个壳,目前对这5家壳公司尚未进行大运作。

在海外并购上,海航系也步履匆忙,整个2016年,海航海外并购斥资就高达百亿美元,完成包括对希尔顿、英迈等国际知名企业的投资并购,涉及航空、物流、酒店等行业。

风云突变的2017年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至2017年4月,海航在全球的并购金额超过4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00亿元。然而,大规模杠杆收购带来的是债务水平不断攀升。截至2017年11月,海航的短期和长期债务已经高达6375亿元,同比增长36%。在国家去杠杆大背景下,为了解决债务危机,海航不得不走上变卖资产的道路。

资料显示,目前海航集团参控的A股公司有10家,分别是海航基础、供销大集、海航投资、渤海金控、天海投资、海航创新、凯撒旅游、海航控股、海越股份、东北电气。

据年报披露,2017年海航旗下10家A股公司营收总和达到4698.49亿元,净利润总和为102.13亿元,10家A股上市公司和14新三板公司(除去已摘牌的亿美汇金、海航技术)总的营收为4896.64亿元,净利润为110.47亿元。A股公司加新三板公司的总资产达到8756.51亿元,总负债为6416.27亿元,总的资产负债率达到73.27%。

2017年下半年,国内监管层开始限制企业集团大举海外并购,海航“买买买”的步伐明显放缓,取而代之的是财务危机。为缓解财务压力,海航不得不开始大规模抛售资产,由此前任性的“买买买”转向“卖卖卖”。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下半年,海航每个月几乎都有资产出售。去年8月,1.8亿元出售海冷租赁75%股权,9月0.16亿元出售莱织华印务10.27%股权,11月出售一卡通广告100%股权和NH酒店集团1.14%股份,交易价格分别为10亿元、1.6亿元。12月,将海洋花园95%的股权以2.3亿元出售。上述交易合计为62.76亿元。

进入2018年,海航更是明显加快了甩卖资产的步伐。今年2月,海航以130.17亿元的价格,出售香港启德两宗地块予恒基兆业地产;3月以51.88亿元将启德另一宗地块售予会德丰,并将海南两公司以19.33亿元出售予融创;4月海航以57亿元的价格,将海南大英山CBD项目卖给富力地产;5月又将上海前滩项目以29亿元转予福晟集团。据统计,上述交易海航总计套现逾287亿元。

海外方面,今年以来,海航则相继出售了悉尼写字楼、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写字楼、明尼苏达州办公大楼、旧金山写字楼,同时又减持德意志银行、清空希尔顿股份等。2018年以来,海航已通过出售海外资产超过500亿。

有接近海航集团的知情人士表示,在王健的主持下,今年海航集团还将有更大规模的资产处置计划,预计全年资产处置金额在3000亿元左右。

少了舵手的巨轮 能否继续驶向星辰大海?

王健的不幸离世,对于目前正处于关键转型期的海航集团,或许将不仅仅是精神上的创伤,对于这艘巨轮而言,少了这位关键的掌舵人,也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将面临失去方向的危险。

虽然陈峰也曾多次带领海航扛过危机,然而日益年老而又醉心佛学和老庄的陈峰,能否像面临2003年非典、2008年次贷危机之时不断化危为机,并通过资本运作不断发展强大?我们不得而知。

金融及产业格局仍在不断演变,从复星系、万向系、杉杉系、宝能系等国内各大资本系的发展壮大来看,都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

每一轮资本系兴替更迭背后,几乎都伴随着核心人物的璀璨登场与黯然落幕。茂业系依然在黄茂如的指挥下驰骋A股,而国美系却早已因昔日首富黄光裕沦为阶下囚而悄然失声;杉杉系、复星系的郑永刚、郭广昌等实业大佬深谙金融的力量,在银行、保险、PE构起了一幅金融版图,实现“产融结合”。而曾经长袖善舞的中技系颜静刚,以眼花缭乱的运作手法一度控制了博元投资(退市)、ST成城、国恒铁路(退市)等五家上市公司,最终却一夜崩塌。

海航,这艘失去了掌舵人的万亿级资本巨轮,能否继续乘风破浪驶向星辰大海?答案,是未知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