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格列宁天价真相曝光 新三板抗癌药企大多很苦逼

2018/07/11 09:55      易三板 刘强

从未映先火,到四天票房破10亿,《我不是药神》炸裂的口碑已经响彻全国。影片真正验证了中国普通百姓的那句老话: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

《我不是药神》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徐峥饰)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程勇,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

剧情中提到的格列宁就是白血病靶向药品格列卫,由瑞士诺华制药生产。公开资料显示,诺华格列卫在中国零售价约25000元/60粒,印度仿制药格列卫官方零售价为980元/120粒!

影片中有这样一个场景不禁让人动容:警方追查“印度假药”源头,一位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对警察说: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人也被我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正版格列宁为什么这么贵?研发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太高了。据悉,诺华公司为研发这一药物和开展临床试验,历时10年花费了20亿美金。

为啥印度仿制药这么便宜?原来印度政府执行的是“药物强制许可制度”,在印度国内可以不经专利权人的同意,由政府授予、许可其他企业使用某项专利,这其中包括多项治疗癌症、白血病等特效药物的仿制权。

只要欧美国家昂贵的救命新药一上市,印度制药企业就可以在本国专利法保护下合法仿制同类药品。由于是仿制,减少了药企的研发环节和时间成本,其价格就可以降到专利药品的20%-40%,有的甚至能达到10%,最重要的是,疗效基本是相同的。

而影片中,被树立成“大反派”的诺华制药,显然也是有苦无处诉:研发成本这么高,药价当然低不了,毕竟企业必须首先保证活着,才能继续研发、生产新药,才能治病救人,别的药企才能高仿的产品。

在中国的新三板市场上,也有一众生产抗癌“救命”药物的医药企业,他们发展状况又如何呢?他们是否也面临着相同的困局?

君实生物(833330)

君实生物于2015年8月13日挂牌新三板,公司所处行业为生物医药行业,细分领域为单克隆抗体药物,主营业务为单克隆抗体药物的研发与产业化,主要产品和服务是单克隆抗体药物和单克隆抗体药物研发的技术服务和技术转让。

JS001为 PD-1靶点单抗药物,是公司自主研发的核心产品之一,是国内企业首个获得 CFDA 临床试验批准的抗 PD-1 单抗,其临床前研究数据表明该品种比国外竞争产品结合抗原后有更缓慢的解离和更高的亲和力。根据截至目前 JS001 在黑色素瘤、鼻咽癌、胃癌、尿路上皮癌患者中取得的临床数据,JS001的疗效和安全性相当或优于其他已上市同类产品,有望成为全球最好的抗 PD-1 单抗药物之一。

2017年年报,君实生物2017年实现营收5449.98万元,同比增长817.65%;净亏损3.17亿元,相较上年同期亏损1.35亿元,2017年君实生物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34.51%。

君实生物表示,2017年亏损扩大的主要原因是目前公司正处于投入期,在研产品尚未上市销售,未形成稳定收入来源;其次,报告期管理费用较上期有大幅度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君实生物已多年连续亏损。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君实生物分别实现净利润-2317.51万元、-5797万元和-1.37亿元。

阿诺医药(870946)

阿诺医药主营业务为创新药物的研究、开发、销售及药物开发相关技术服务,主要产品和服务是创新药物,尤其是肿瘤类和代谢类药物为主的研发、销售和技术服务。该公司2017年2月份挂牌新三板。

近几年,阿诺医药的业绩一直堪忧,2014年收入过千万,盈利出现亏损,2015年略为好转。2014年、2015年,该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于药物开发技术服务,另外,子公司的医疗器械销售收入也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在转型创新药研发后,2016年、2017年上半年,挂牌公司几乎没有了收入来源,盈利连续出现亏损。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阿诺医药正式立项、处于研发阶段的创新药物主要品种共有4个,包括3个肿瘤品种和1个糖尿病品种。从公司预计后续进度来看,一款自主研发的创新药产品从申报临床到上市销售,大约需要经历7年。据悉,阿诺医药多数自研产品将于2018年开始申报临床,最早也得等到2024年才能上市。

2017年上半年,公司取得主营业务收入54.3万元,同比增加14.52%;净利润为-1275万元,同比下降18.02%;

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随着公司创新药产品研发的持续深入,公司管理费用增长较快,报告期管理费用同比增长379万元或30.9%。

2018年3月20日,阿诺医药宣布,正式从新三板摘牌。

合全药业(832159)

上海合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2002年成立的上海合全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于2004年4月更名为上海合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4月在新三板挂牌。

合全药业为全球各大中小医药研发企业提供创新药研发生产外包服务,所处的行业通常被称为CMO/CDMO。

公司主要服务的药品类型为创新药,即新分子实体药(NME, New Molecular Entity);主要服务的药品治疗领域包括抗癌、抗艾滋病、抗丙肝、降血脂、镇痛、抗糖尿病、抗细菌感染、纤维性囊肿等;主要服务的药品生命周期为创新药的临床试验到专利药销售阶段。

合全药业的业绩表现较为优异。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1.87亿元,同比增长24.03%;净利润4.95亿元,同比增长5.04%。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总资产41.20亿元,净资产31.29亿元。

2017年,公司营业成本达12.40亿元,占营收的56.68%。

盛齐安(870592)

盛齐安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是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公司自主研发了“肿瘤囊泡生物免疫治疗技术”,成为全球首家登陆新三板的囊泡抗癌医药企业。

公司的主要产品与服务项目为“细胞囊泡生物治疗技术”,目前即将进行临床应用的首期产品是“载药囊泡治疗癌性胸水技术”和“载药囊泡治疗胆道恶性梗阻技术”。

2017年,盛齐安仅实现营收1.61万元,同比下降了-14.55%;净利亏损1091.04万元,与去年同期-616.57万元相比,亏损额度进一步扩大。当期,公司营业成本达1.5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94.3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