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人追捧到绝口不提 高额票房分红背后是影视众筹的真面还是骗局

2018/08/09 16:46      犀牛之星

从炙手可热到骗局丛生,影视众筹曾铸造的小成本奇迹,正在被质疑声淹没。

  近日,有媒体曝出,一个名叫“中金影视”的网站上,《我不是药神》、《新乌龙院之笑傲江湖》、《敢问路在何方》、《幕后玩家》等项目均成为众筹标的明码出售,起投金额从500元到30万元不等,其中《动物世界》起投金额为5万元,日化利率高达1.15%,投资期限仅40个自然日。

  “中金影视”工作人员称,上述投资收益来源主要是票房分成以及后续版权售卖收入分成。值得注意的是,彼时《我不是药神》、《动物世界》等影片早已上映一段时间了。

  7月18日,《动物世界》投资方及制作方儒意影业发布声明公告称,“中金影视”及相关公司发布《动物世界》等众筹项目,均为虚假众筹信息,并将保留追究“中金影视”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国企背书成诈骗保护罩,高额票房分红引抢购

  截至目前,犀牛君已无法在网上找到“中金影视”的官网链接,但“类中金影视”们却仍旧存在。

  近日,犀牛君看到数家影视众筹平台均在推广主旋律影片——《鹰猎长空》的众筹投资。

  其中一家名叫“翼宇影视”的企业自称是《鹰猎长空》的承销商,其网站首页显示《鹰猎长空》由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夏电影”)、上海君懿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懿文化”)出品,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甘肃省委宣传部、甘肃文交影视中心联合摄制,将于今年8月份正式开机,于2019年暑期档上映,整体制作成本约2.10亿元。

  在该片的演员阵容方面,“翼宇影视”称拟邀请阿诺德·施瓦辛格、王凯、郑爽、倪妮等知名演员参演,预估票房为10-30亿,并喊话投资者“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另外一家名叫“汇傲影视”的企业同样在承销《鹰猎长空》的投资份额。据联系犀牛君的“汇傲影视”工作人员曾某称,《鹰猎长空》的具体认购方式为,2.10亿元的成本共分成21000份,每份认购价格为1万元,认购份额在电影上映后可计算出对应的比例共享票房红利。

  最终,《鹰猎长空》票房的30%将会拿出来给投资者分红,即若票房为10亿,则拿出3亿用于分红,每投资1万元可以分到1.43万元,收益率高达42.86%;若票房达到20亿,收益率可达185.71%;若票房如战狼2一样达到50亿,则收益率将达614.29%。

  高回报率,又有“国企”做背书,该片的认购情况也似乎颇为理想。曾某称,截至7月20日,《鹰猎长空》剩余待认购份数仅余3000件左右,现在(即7月26日)估计只剩下1000多件了,等到8月中旬该电影开机,此次认购宣告结束,建议犀牛君尽快认购。

  值得注意的是,从网络上公开的资料来看,《鹰猎长空》确实已由华夏电影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完成备案,同时华夏电影与君懿文化北京分公司就《鹰猎长空》签署了合作协议,但由于具体合作内容经马赛克处理,君懿文化是否确实为联合出品方,此处暂且不表。不过承销商们均称,出品方“上海君懿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担保该部影片100%上全国院线,至于拿什么担保,其并未给出回复。

  凭衍生品分账票房,霸王条约问你怕不怕?

  曾某告知犀牛君,上述认购交易需在甘肃文交影视中心官网注册充值并进行操作,但在注册时需填写承销商给到的邀请码(即授权编码)。

  “我们不是靠邀请码赚提成,我们自己公司也投了这部电影”。曾某如是说道。至于他所在的汇傲影视究竟投了多少钱,曾某表示不便透露。

  从获取的资料来看,君懿文化、甘肃文交影视中心及承销商之间存在相互授权的情况,其中君懿文化授权甘肃文交影视中心进行《鹰猎长空》限量版纪念礼盒的开发、生产和销售,而甘肃文交影视中心则授权各承销商进行影视衍生品销售业务的推荐工作。

  甘肃文交影视中心究竟开发出了哪些衍生品呢?犀牛君了解到,投资者认购1万元即可获得一个《鹰猎长空》礼盒,礼盒内容包括限量版《鹰猎长空》银镶金田黄原创藏品1件(独享绝密AR剧组视频彩蛋)、银质影视纪念章两枚以及剧组明星签名照一套,并有机会获得旅游、探班等参与的资格。

  据悉,该礼盒购买完成后,其中限量版《鹰猎长空》银镶金田黄原创藏品将自动在甘肃文交中心二级市场挂牌交易,交易开盘定价为3000元,交易总数量为21000件,最小价格变动单位为10元,首日价格变动区间为±50%,此后正常日交易设10%的涨跌幅限制。

  不过在进入该交易中心时,投资者需同意签署一份《甘肃文交影视中心入市协议》,协议中几条内容颇为“霸道”,如乙方(即甘肃文交影视中心)有权对所提供的服务内容、收费标准、客户管理制度、交易细则等规定进行调整,且无义务事先告知甲方(即投资者),再如乙方可对提供给甲方的服务内容进行增加、调整或停止,并可自行判断是否需要甲方办理确认手续。

  协议还显示,任何原因造成的甲方交易指令资讯不明、不完整,或甲方账户存在被冻结、被扣划等强制措施时,乙方不承担任何责任。

  面对如此无理且霸道的协议,承销商曾某称,“这很合理。”

  此外,既然只是衍生品的交易、买卖,为何投资者能参与后续票房的分红呢?原来,投资者每购买上述礼盒1件即获赠“蓝娱影视影讯网”积分1分,曾某告知犀牛君,投资者购买的《鹰猎长空》礼盒获得积分将会有对应的电子票据,而这正是后续作为票房分红的凭据。

  更为荒谬的是,曾某称,担保该部影片100%上全国院线的出品方君懿文化并不参与票房的分账,其收入主要来自于前期票房的投资收入、后续的网络版权和海外版权收益,以及电影获奖的收益。

  至于为何说好用来制作电影冲抵成本的投资收入成了君懿文化的收益,以及电影尚未开机就已确认能获奖赚取收益的勇气是不是梁静茹给的,这无法自洽的逻辑犀牛君在此不作评价,只是这自诩国企背景、高倍利润的套路,颇有近期持续爆雷的P2P的影子,或许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份限量版《鹰猎长空》银镶金田黄原创藏品作为“安慰奖”。

  影视众筹的高开低走,从人人追捧到绝口不提

  事实上,影视众筹曾经历过一段非常风光的时期。2011年7月,国内第一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上线,为部分微电影项目融资。一年后,涵盖影视众筹业务的追梦网、淘梦网等众筹平台相继上线;2014年,阿里巴巴、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入场,分别推出“娱乐宝”、“百发有戏”等众筹特性的理财产品。

  在此期间,影视众筹出现了众多高效益案例。如2013年,《大鱼海棠》制作团队在众筹网站发起众筹,最终募集资金158万元,超过设定的120万元目标金额;同年,《十万个冷笑话》众筹资金超过130万元,参与人数5533人,成为首个通过众筹募集资金的院线电影。

  再如2014年,陆伟作为出品人在朋友圈发起《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众筹,共筹集780万元,最终影片票房达9.56亿元。据悉,当时参与的89位众筹投资人可获得本息3000万元,投资回报率高达4倍。

  随后201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构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撑平台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出支持影视等创意项目依法开展实物众筹,稳步推进股权众筹融资试点。

  与此同时,众多新三板企业和上市公司也启动了对影视众筹布局。

  2015年6月,皇氏集团(002329)公告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出资,与苏宁军、江龙及控股基金杭州皇氏暾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同成立浙江皇氏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现名:浙江皇氏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并以该公司运营包括“影视宝”等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包括影视在内的文化产业提供互联网金融服务与支持。后出资方杭州皇氏暾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变更为浙江完美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影视宝”更名为“好剧宝”。

  新三板企业龙腾影视(835003)则在2015年年报中披露后续经营计划时表示,将通过金融工具加杠杆提高资本收益率,并探索影视基金、影视众筹等金融工具的操作。

  上市公司数码科技(300079)在2016年4月的一次投资者交流会上宣布,计划在2016年下半年启动众筹业务,并推出众筹项目。其董秘王万春称,公司众筹业务计划从影视众筹领域进行突破。

  网高科技(831940)更是公开表示,以大文化众筹为主要特征的互联网金融无疑将会成为“互联网+文化”迅速发展的力量源泉,作为文化众筹的一个重要方面,影视众筹的突出表现更是让人们看到了文化众筹未来的发展潜力。

  但影视众筹的高开局面在2016年出现转折。2015年10月,《叶问3》投资项目在苏宁众筹平台上线,仅20分钟筹资额就突破了1000万,一天时间内筹资额突破4000万元,参与者达5100人,无论是人数还是金额,均刷新了当时的行业纪录。

  2016年3月,《叶问3》因被爆出票房大量造假被全国电影市场专项治理办公室通报处罚。投资方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被爆出通过旗下多个金融平台为《叶问3》违规募集资金,涉嫌重复募资和自融行为。

  影视众筹行业的灰色地带被曝光后,业界对这一行业的质疑声迅速袭来,影视众筹进入低走模式。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年末,有45家互联网众筹平台曾发布影视众筹项目,但年度成功筹资规模不超过2000万元,对比2014年、2015年、2016年行业筹资分别突破2亿元、5亿元、10亿元的数据,明显式微。

  据统计,截至今年3月,仍在正常运营的、涵盖影视项目的众筹平台仅28家,其中聚焦影视产业的垂直型众筹平台仅为6家。

  公众公司方面,也甚少有企业再在公告中提及影视众筹这一概念,而皇氏集团在2016年喊话要推出的影视众筹平台“好剧宝”,如今难寻其踪。

  最后,犀牛君只想说,影视众筹并非一个零门槛的领域,不了解行业的盲投往往会成为资本的炮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