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政府招募投资人,ST亿丰可能有救了?

2018/09/12 09:41      金三板 金融三胖哥

  实控人被刑拘、生产停滞、濒临破产,股价只剩0.16元/股的ST亿丰(831666.OC)在近日迎来了转机。

  困境之中,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指定副区长戚振宇亲自担任亿丰洁净破产清算组组长。目前,管理人已对亿丰洁净名下的资产及负债等情况开展全面梳理。为最大限度地保护有关各方的合法权益,通过破产重整程序早日使其恢复生产,充分实现资产价值,管理人面向社会公开推介项目并招募投资人。

如果重组和招募投资人能够顺利进行,ST亿丰或许能够涅槃重生,200多个被套的中小股东也有望“死里逃生”。

  一、亿丰逐梦,洁净天下

  打开亿丰洁净的公司官网,“亿丰逐梦,洁净天下”这八个大字非常醒目,似乎在传递公司的价值观?然而,公司最新的一条新闻,还停留在2017年6月,亮相8月广州国际洁净展。此后的这一年,亿丰洁净的命运彻底改变。

  2010年10月,39岁的陆金华创办吴江市亿丰净化科技有限公司(亿丰洁净的前身),公司业务以净化产品研发,净化设备生产销售和净化工程为主。

  公司成立后,经过两年研发准备,到了2013年下半年,业务发展迅速,急需资金满足生产经营需求,陆金华个人资金有限,而原公司财务负责人孙正红增资488.2 万元,成为亿丰净化实际控制人。

  随后,为实现产业整合升级,延伸公司业务范围实现规模效应,2014 年 7 月,公司与苏州市亿达净化实验室设备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亿达净化以其全部经营性资产对亿丰洁净进行增资。重组后,周树荣直接持有公司336.08万股股份,通过亿达净化持有公司 1010.76万股股份,合计持股57.58%,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在成为亿丰洁净的老板以前,只有中专学历的周树荣曾有近20年银行从业经历(江苏吴江农村商业银行金家坝支行业务经理),是一位十足的“金融老司机”。

  在2015年1月挂牌新三板前,亿丰洁净四年中,就已经历了三任老板和一次重组。

  2014-2016年,亿丰洁净经营上突飞猛进,三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689.27万元、6227.95万元和6988.79万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50.71万元、908.63万元和659.78万元。

  算不上优秀,但也是中规中矩。

  借助挂牌新三板,公司也在资本运作上游刃有余。

  2015年7月,亿丰洁净以8元/股定向发行800万股,募集资金6400万元,用于购买新厂房及土地使用权、购置设备等,认购对象包括财达、中投、安信和九州四家做市商以及其他17名自然人。这些自然人,既有公司原股东、公司员工,也有普通散户。

       这次融资,亿丰洁净投后估值达到了2.51亿元,而那时公司的净资产却仅有3320.90万元。超过7倍的溢价,如今看来真的是唏嘘不已。

  二级市场上,亿丰洁净也很抢眼,挂牌后立刻做市,股价最高曾26.32元/股,2015年4月7日,公司股价单日涨幅超过30%,市值突破5.5亿元。

  亿丰洁净,也算得上是新三板一时的“明星公司”。在公司陷入困境之前的2017年上半年,公司半年收入超过2600万,并且连续2年入选创新层。

  二、被现金流拖死

       现金流一般都是拖垮公司的最后一棵稻草。三胖哥写过不少新三板公司“一夜倒塌”的案例,有一个共同点,

  亿丰洁净也不例外,行业、客户都比较优质,收入增长也很稳健,但没有现金流,公司真的会死。

  我们不妨来看下公司2014-2017年的现金流状况:

  亿丰洁净日常运营基本靠融资,四年累计融资(股权+债权)高达1.58亿元,而经营活动现金流却是净流出2793.39万元。

  就在危机发生前,亿丰洁净还发布公告称,拟发行优先股不超过50万股,计划募资总额不超过5000万元。希望继续以融资的方式解决公司经营上存在的问题。

可想而知,一旦融资端出现了问题,公司将面临的问题,可能远不止是经营困难。

  2017年11月,主办券商财达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首当其冲便提示了资金周转紧张的问题。去年下半年,亿丰洁净未能通过银行或其他渠道获得直接或间接融资,融资手段有限,资金周转紧张,实际控制人周树荣无奈只能在民间寻找资金。

  借款过程中,周树荣存在私自以公司名义对部分民间借贷提供担保,且未及时披露的情形,更为严重的,是引发民间借贷纠纷案。

  由于民间借贷纠纷案的影响,亿丰洁净账户于2017年9月28日被冻结,自2017年8月开始未发放员工工资。

  由于资金周转紧张,且受到借贷纠纷案影响,亿丰洁净上下游游供应链均受到影响,原材料供给不足、客户订单不能正常承接,工厂内仅有一小车间约 10 余工人进行防火隔热材料板的生产。

亿丰洁净为何会被现金流拖垮?

  回到公司的业务产品上,公司主要专注于空气净化装置和实验室设备的生产销售,盈利模式构成主要方式为“原材料成本+生产成本+产品附加值”。

虽然顶着“空气净化”的高大上字样,但所生产的净化设备、实验室家具、彩钢板材等,实际附加值并不高,这一点也可以从公司较低的毛利率水平上有所体现。

  三、周老板曾自掏470万兑现业绩承诺

  周树荣入主亿丰洁净后,曾签下一份业绩承诺及奖惩方案的协议,约定公司2015-2017年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00万元、3000 万元、3500万元。而实际上,亿丰洁净2015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仅908.63万元,与业绩对赌相去甚远。2016年7月22日,公司收到周树荣业绩承诺现金补偿款477.4万元。

  自掏腰包兑现承诺,周树荣和亿丰洁净还曾一时成为新三板的一段佳话。

  不过,这位“守信用”的老板,终究还是倒在了法律和现实面前。

  今年5月,亿丰洁净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周树荣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苏州市吴江区公安局执行逮捕。”六天以后,周树荣的罪名变为涉嫌挪用资金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一周以前,在亿丰洁净《关于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涉案被移送人民检察院的风险提示公告》中,周树荣又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正处于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

  至此,周树荣个人案件大致可以盖棺定论,但亿丰洁净生产经营仍然处于停产状态,上半年未取得一分钱收入,公司员工仅剩10人,持续经营能力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在一连串风险事件爆发后,亿丰洁净股价也一路下跌,最低时仅有0.07元/股,做市商纷纷退出、机构砸盘、小股东被深套。

  四、政府接手,涅槃重生?

  8月18日,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申请人江苏吴中嘉业集团有限公司对亿丰洁净科技江苏股份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亿丰洁净的债务清偿也初见成效。

  今年4月,财达证券发布的《关于亿丰洁净科技江苏股份有限公司违规情况的风险提示公告》显示,当时公司累计担保金额为4729.35万元,总债务金额约1.6亿元。到了半年报,累计诉讼金额3900多万,尚未履行完毕的对外担保事项涉及的累计金额2100多万,累计未偿还金额大约6000多万元。

虽然半年零收入,但公司资产负债率仅为41.39%,还没有走到完全资不抵债的地步。

  此前,公司为争取净化资质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资质本身属价值较大的无形资产,且公司所处地域位置优越,厂房等基础设施完备还具有一些价值。

从公开资料来看,公司目前比较有价值的资产有两项,一项为一宗位于苏州市吴江区同里镇屯南村的42.6亩土地使用权,;另一项为三幢地上建筑物,包括5263.38平方米的厂房和两幢钢混结构车间用房。

  不过,这两项资产此前都存在有法院查封的情况。

  据悉,亿丰洁净已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为了在最大程度上实现债务人财产的保值增值,管理人已组建了招商工作组,接待相关投资人并进行洽谈。

如今,这样一家伤痕累累,但又不至于一文不值的新三板公司,究竟是否有投资人愿意接手?ST亿丰又能否真的实现涅槃重生?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