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赴美IPO,中国电动车第一股在新三板

2018/09/14 09:18      金三板 金融三胖哥

  昨夜,蔚来汽车登陆纽交所,代码NIO。

  时隔八年,李斌又回到了纽交所。

  在6.25-8.25美元的价格指导区间内,最终以下限6.25美元定价发行,开盘后一度跌幅13%,后被拉起,收盘报6.58美元 /ADS,较发行价上涨5.11%。

  蔚来汽车市值67.51美元,折合约464.17亿元人民币。

  估值的深浅,很好判断。

  目前,A股市值最大的车企是3300亿的上汽集团,港股最大的是1088亿的吉利汽车,刚刚借壳S*ST前锋(600733.SH)的北汽新能源整体估值288亿元,只有蔚来市值的六折。前者2017年收入超过80亿元,而后者收入是零。

  长城汽车市值543亿元,2017年净利润50亿元;长安汽车市值308亿元,2017年净利润71亿元;给蔚来代工的江淮汽车市值92.2亿元,2017年净利润4.32亿元。

  传统汽车企业,纷纷哭晕在车间。

  至此,蔚来成为国内第一家IPO的新造车企业,也成为继2010年的特斯拉之后首家在美IPO 的大型电动汽车制造商。

  新能源汽车如此多娇,引众多厂商竞折腰。

  中汽协本周二发布的数据显示:8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10.1万辆,同比增长49.5%;1-8月累计销量60.1万辆,同比累计增长88.0%。8月乘用车销量为9.0万辆,环比增长22.3%,商用车销量为1.1万辆,环比增长10.9%。其中,纯电动车型销量为7.3万辆,占比72%。

  作为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突破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在资本市场看似鲜花着锦,但各个新能源厂商却境遇各不相同。

  实际上,在蔚来IPO和北汽新能源借壳以前,国内“电动车第一股”早已现身新三板。

        整车设计业务起家,汽车设计领域深耕15年的长城华冠(833581.OC),挂牌三年,融资16亿,亏损近6亿元,倾全力打造一款高端纯电动汽车。

  今年6月,长城华冠打造的前途K50下线,一个月前正式上市。

  “不断融资、亏损逐年扩大、负债越来越高、现金流愈发吃紧”

  这款售价68.68万元,定位城市电动跑车,对标特斯拉的高端电动车背后,却是长城华冠的现实。

  一、工匠精神,新三板电动车第一股

  2012年7月,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有限公司(长城华冠的前身)成立,是我国领先的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企业。公司从整车设计业务起家,在汽车设计领域深耕15年,行业地位领先,是全国唯一军方军用车辆整车设计开发合作伙伴、唯一为合资企业整车开发的服务商、唯一欧洲NCAP四星安全车型设计公司。

  作为国内优秀独立的汽车设计开发解决方案供应商,长城华冠定位于独立汽车设计公司及整车开发解决方案供应商,主营业务为传统汽车、新能源汽车、军用车辆的设计及电动汽车的研发、生产、销售。

  2015年9月22日,长城华冠在新三板正式挂牌,股票代码833581。目前,公司为做市转让方式,市值47.11亿元,截至2018年半年报,股东人数121人。

  经长期战略布局,长城华冠形成三足鼎立的业务结构:

  1)传统汽车设计业务。

  稳步增长,与全球知名设计公司GFG PROGETTI SRL签署框架协议,开始布局高端汽车设计业务市场;

  2)汽车零部件。

  通过K50车型的开发,掌握了一系列核心零部件开发和制造技术,业务具有很强的上游拓展潜力,如碳纤维车身零件制造、铝合金车身总成制造和夜冷电池箱总成制造;

  3)新能源汽车。

  首款车型超跑K50 8月上市,销量规模预计不大,但公司品牌经营以及后续产品投放战略清晰,预计将于2020年形成一定规模的销售量。

  新三板三年耕耘,长城华冠目前已拥有29.52亿元总资产和11.60亿元净资产,资产在三年间累计增长了7倍!

  二、一个关键词:烧钱

  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形容长城华冠,毫无疑问,就是“烧钱”。

  新势力要造车,没有200亿的资金是玩不转的。

  按照蔚来创始人李斌和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说法,

  造车新势力中,蔚来在2016年和2017年进行六轮股权融资,再加上银行贷款,共筹集资金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5亿元,本次赴美IPO又再次募得10亿美金;小鹏汽车上月正式宣布完成总额40亿元的B+轮融资,累计融资规模超过了100亿元。

  即使融了这么多钱,对于造车而言,还是远远不够。

  两年半累计亏损,高达109亿人民币。

  根据蔚来的招股书,2016-2018年上半年,蔚来汽车累计营业收入仅670万美元(折合约4600万人民币),而同期亏损,分别为5.1亿美元、11.03亿美元和14.67亿美元。

  再来看长城华冠,借助新三板的资本平台,虽然挂牌后累计通过股权融资16.34亿元,但比起其高昂的研发、运营成本而言,如九牛一毛。

  表:长城华冠新三板融资史

  截至上半年末,公司短期借款5.6亿元,长期借款6.55亿元,总负债高达17.92亿元。

  从长城华冠的现金流量表中看出,公司从2014年至今,通过银行贷款取得的融资额,也接近15亿元。

  可想而知,如果不能在“造车”上尽早回流现金,长城华冠未来的资金压力将是巨大的。

  为了拓宽融资渠道,长城华冠大股东还频频通过股权质押获取资金。

  上图所示,仅2016年底以来长城华冠就进行了五次质押融资,质押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32.02%。

  而资金源源不断地投入,换来的却是公司亏损的逐年扩大。

  财报显示,长城华冠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782.72万元,同比下滑26.4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14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170.83%。

  而这仅有的4700多万的营收,基本也都来自传统汽车设计业务,和去年没有显著变化。

  新能源整车及核心零部件研发、制造投入的持续加大,以及前途汽车体验店设立、品牌宣传,是公司上半年亏损加大的主要原因。

  此外,长城华冠上半年的毛利率也从去年的34.11%下滑到了23.54%。

  事实上,长城华冠自2012年成立以来,一直在亏损,从未盈利过。

  三年融资超过30亿,亏损超过5亿,造车真的像是一个无底洞。

  三、押宝电动车,前途仍不明

  从收入构成和利润分析的主要来源看,长城华冠的亏损主要来自于新能源汽车业务。

  对于这款已经上市的前途K50新能源电动车,长城华冠可谓是全力押注。

  1、持续巨额研发投入

  长城华冠中报披露,公司持续对自主设计的纯电动汽车及核心零部件业务进行研发投入,截止半年末,开发支出 3.51亿元,占资产总额 11.89%。上半年新增的研发支出就高达8765万元,几乎是营业收入的两倍。

  2、斥巨资自建造车工厂

  早大部分造车团队都选择代工时,长城华冠旗下的前途汽车,却坚定地选择了自建工厂这条路。为了自建工厂,长城华冠计划投资超过20亿元人民币。

  前途汽车的生产基地选在了苏州,先期计划产量5万台。截至半年末,公司固定资产7.64亿元,在建工程3.42亿元,几乎全部为造车工厂。如果前途汽车的“大批量定制化生产”实现,对于国内新兴造车团队来说,将会多一种选择:交给前途汽车代工。

  3、招兵买马

  上半年,长城华冠员工人数从1268人增至1649人,生产人员、销售人员和技术人员均大幅增加。也正是因为如此,上半年公司管理费用激增102.39%,达1.44亿元。光职工薪酬半年耗费就超过1亿元。

  4、设立体验店、品牌宣传、市场营销

  上半年,前途汽车体验店设立、品牌宣传、市场营销费用大幅增加。4月起,前途汽车品牌体验中心分别落户北京、成都、上海的时尚街区,截止目前已成功举办29期智趣沙龙活动,有效提升了前途汽车的品牌知名度。

  由此带来的,是公司上半年5338万元的销售费用,大部分来自于业务宣传费和职工薪酬。

  综上,可以看出,作为重资本支出型业务,前途K50的研发、人力及基建等方面的庞大开销给长城华冠带来了不小压力。

  如今,经过从2008到2018整整十年的厚积薄发,长城华冠的首款车型K50终于振翅高飞,但能飞多高却还是未知数。作为高端品,前途K50担负的是树立品牌影响力以及收回一部分投资的使命,但一方面,跑车作为极小众的车型受众非常有限,另一方面电动车的众多“焦虑”同样也困扰着这位车坛新贵。

  用了十年光景,长城华冠推出了这么一款看似没什么市场前景的新车,看似丧失了很多品牌影响力建设的机会,但回头再看,十年的坚持不渝,将这款纯电超跑量产,也正是另一种品牌建设。

  作为“新三板电动车第一股”,估值已比肩独角兽的长城华冠,烧钱之路何时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