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家新三板公司半年报被问询,股转最关心这四大问题

2018/09/26 09:45      金三板 金融三胖哥

  半年报披露大季已过去数日,按时交完作业的公司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不过,作业虽然按时完成,但股转公司的认真“批改”也少不了。

  严监管日益常态化,近200家挂牌公司的2017年年报都被股转公司问询,数量远超过去两年。半年报收官后,股转的问询函也随之到来。

  截止目前,股转公司已经针对5家挂牌公司发出了半年报问询函,涉及的问题众多,从财务数据真实性、人员工资、持续经营能力、应收账款到非正常资金往来等问题应有尽有。

  首批遭股转公司公开“点名”的5家公司分别为:特耐股份、天参密码、博玺电气、ST农凯和金科环保。

  股转公司一直强调,新三板要加强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监管理念,提升市场透明度。

  一、往来款成重灾区

  5份问询函中,关注最多的是往来款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天参密码(837474.OC)。在问询函中,股转一口气列出三个问题,涉及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和其他应收款。

  天参密码主要从事高科技含量高丽红参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979.34万元,归母净利润-1929.07万元。截至上半年末,公司账面流动资产合计1.53亿元,几乎全部为往来款项,这引起了股转公司的关注。

  在天参密码多达6850.62万元应收账款中,应收邻里邻居(北京)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619.95万元,账龄1年以上。然而,这家邻里邻居公司在今年2月就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天参密码对该部分应收账款仅按照10%计提坏账准备,是否充分、谨慎?

  此外,天参密码应收自然人郝耀国账款余额为1034.75万元,股转要求公司说明原因和具体内容,郝耀国是否是公司的关联方,是否存在资金占用等。

  天参密码的预付账款同样存疑。

  早在2016年和2017年,公司便通过预付款项与威海汇熹、威海沃盛两家贸易公司发生大量频繁的资金往来,但却未发生过实际采购业务,公司2017年财务报表也因此被会计师出具了保留意见。

  在被股转公司问询后,公司曾回复,“预付账款已全部收回”。不过,中报显示,截至上半年末,天参密码仍存在对威海汇熹1202.89万元的预付款项,账龄为1年以内。

  天参密码上半年末其他应收款余额1481.48万元,包括环翠楼红参成都有限公司欠付款项905.75万元,立华植物纤维制品(威海)有限公司欠付100.5万元,自然人姜军晓借款400万元。针对这些款项,股转公司均进行了相关问询:

  1)公司对环翠楼红参成都有限公司的应收款项在报告期后的收回情况,计提坏账准备是否充分、谨慎;

  2)公司借款给非关联方王宁的原因及合理性,对立华植物纤维制品(威海)有限公司的应收款项2-3年仍未收回的原因,计提坏账准备是否充分、谨慎;

  3)公司借款给自然人姜军晓的原因和借款的具体内容,该自然人是否为公司的关联方,借款是否按照公司章程履行了相应的审议程序。

  股转公司在对ST农凯(835025.OC)的问询中,同样涉及应收款项。ST农凯上半年仅实现营业收入438万元,同比下滑68%,但公司截至上半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2975.31万元,与上期基本无变化。对此,股转要求公司说明提高应收款项回款速度的具体措施,以及期后回款情况。

  ST农凯,原名农凯股份,因2017年财务报表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而被ST,公司主要从事水稻种植,大米采购、加工、销售等。在主业萎靡的情况下,ST农凯竟然放起了高利贷,公司年初曾向一家名为高青金立印业的公司提供1500万元借款,期限一年,年化利率8.4%。

  天眼查显示,高青金立存在多起因金融借款合同、保证合同纠纷而被他人起诉的案件。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已被高青县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而ST农凯期末货币资金余额仅3.16万元,自己还有2094万元未偿还贷款,在公司现金流不充裕且存在大额短期借款的情况下,为何还对外提供借款?况且,还要承担对方无法偿付的风险。

  在往来款的关注中,股转不仅关注资金流出,也注意到资金的流入。

  例如金科环保(831516.OC),其他应付款中一笔4855万元的个人借款引起了股转公司关注,股转要求说明个人借款来源、账龄、归还期限,是否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

  除了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也能成为往来款关注的线索。

  特耐股份(833032.OC) 2018年半年报显示,支付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流项下单位借款401.79万元,个人借款87.24万元,款项具体内容及往来对象都未披露,是否履行了应有的审议程序?

  二、持续经营能力让人操心

  具有可持续经营能力是挂牌新三板的必要条件之一,股转对公司是否具有可持续经营能力也格外关注。

  上文提及的ST农凯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就遭到股转系统的问询。

  过去四年间,ST农凯营业收入均保持在2000万元以上,净利润也从未亏损。不过,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净利亏损779万元,应收账款周转率0.15,较上年同期降低,经营活动现金流也大幅减少。不仅是股转公司怀疑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就连主办券商华福证券也对此披露了风险提示公告。

  博玺电气(832012.OC) 因发展战略需要,致力于光伏行业,但尚处于过渡阶段,上半年未实现收入。上半年末公司员工人数由期初的163人减少至28人,据应付职工薪酬测算,上半年人均工资未超过1万元。

  对此,股转要求说明人员安排是否相匹配、应付职工薪酬科目核算存在错误、人员工资水平是否适当。

  尽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16.05万元,但由于控股股东开封晶圆实业有限公司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股转公司仍然要求特耐股份(833032.OC)说明是否存在对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

  三、关联交易惹争议

  无论是IPO,还是新三板挂牌,关联交易都是监管关注重点。关联交易是最容易产生猫腻的地方,股转也深谙此理,问询函中多处涉及到关联交易问题。

  特耐股份和一家名为河南开开电气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开电气)的公司之间的往来就显得十分暧昧。

  开开电气成立于2005年9月,股东马骊和王巍两名自然人,看似与特耐股份不存在关联关系,但在其在中国银行开封分行的2000万元贷款中,特耐股份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截至半年报披露日,该笔贷款逾期未归还,特耐股份也未对逾期担保计提预计负债。

  此外,特耐股份也与开开电气存在大额长期未结算款项,4077万元的预付款项早在2016年就已支出,工程却迟迟未竣工,而特耐股份后又将其转入了其他非流动资产,这是否符合会计准则?

  追溯到挂牌以前,特耐股份和开开电气关系也很密切,公司事长张长喜早将其持有的开封凯特鑫贸易有限公司股权,受让方正是开开电气。并且,开开电气、凯特鑫之间经营地址完全相同的情况。

  这些行为背后,如果实质重于形式,二者之间又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呢?

  四、会计处理是否得当

  金科环保上半年末应收账款余额2.28亿元,几乎均为“应收废旧家电拆解基金补贴”。根据公司披露的会计政策及2017年年报问询函回复,该金额是根据补贴标准和复核后的拆解种类与数量自行计算,在期末有确凿证据表明能够符合财政扶持政策规定的相关条件且预计能够收到财政扶持资金时予以确认,预计2019年收回2015年的基金补贴款。

  可是,这样的会计处理,是否符合准则规定?

  另外,金科环保报表附注“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中列示了废旧电器拆解基金补贴约1000万元,又将其标注为了“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究竟哪个对?

  此外,股转还对金科环保毛利率表示质疑。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2214.52万元,同比增长45.84%,但营业成本却仅增长了0.42%,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8.74%暴增至37.16%。

  类似被问询的会计处理问题,还涉及博玺电气负债科目变动及附注披露、ST农凯土地整理费一次计入管理费用等。

相关阅读